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颜宁离开清华加盟普林斯顿,驳斥“负气出走”传言

2017/05/10 来源:科研圈/张士超
分享: 
导读
2017年5月8日,清华大学正式发出消息,宣布该校生命学院教授颜宁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主动邀请,将于近期前往该校担任分子生物系教授,这一学术界热议事件终于得到证实。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科研圈”(ID:keyanquan)授权转载。

2017年5月8日,清华大学正式发出消息,宣布该校生命学院教授颜宁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主动邀请,将于近期前往该校担任分子生物系教授,这一学术界热议事件终于得到证实。


颜宁教授此次受聘 Shirley M.Tilghman 终身讲席教授。Shirley M.Tilghman 是著名分子生物学家、普林斯顿大学第19任校长(首任女性校长),还曾担任常春藤联盟主席,这一职位体现了普林斯顿大学对颜宁的高度认可。

据清华大学官方的说法,清华大学培养的博士毕业生受聘于海外高水平大学正式教职的情况已日益多见,在职教师被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在内的世界名校聘为长聘或讲席教授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类似的高层次科研人才流动现象实属正常,而世界顶级高校聘请国内研究人员,也体现了国际学术界对我国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的认可。

然而,网上的议论并未就此平息,近日一篇题为《清华才女颜宁教授为何负气出走普林斯顿?》在网络热传,作者引用颜宁2014年发布于科学网的一篇博文《一份失败的基金申请》,直指颜宁出走是因为连续两年申请项目基金均铩羽而归,对国内科研体制深感失望。

5月9日中午,颜宁本人于微博出面辟谣,称负气出走一说莫名其妙,并开玩笑道:“请勿揣度,否则我就说是被这些不实言论、网络暴力吓跑的”。


且不论颜宁本人在公开平台的回应,网络上对经费缘由的揣测,是否有实际证据呢?

在颜宁博文《一份失败的基金申请》中,确实提出了对现行基金评审制度的质疑:“难道重点基金不正该支持有风险但重要的课题么?一定要四平八稳、完全预测得到结果、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项目才值得支持?这是创新之道么?”但只盯着这一点,未免有断章取义之嫌。这篇博文中,颜宁同样反思了申请失败的自身原因,认为评审专家的意见很中肯、很专业,并坦陈在申请基金期间,有重要研究成果正在投稿,没有写入申请书,这才引起评审人质疑。

高校及科研机构的经费来源,可以分为来自国家拨款的“纵向项目”和来自企业、社会机构的“横向项目”。而纵向项目中,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国家科技计划申报中心

而且,就自然科学基金来说,颜宁也并未受到严重“亏待”。自2007年起,颜宁负责的项目得到自然科学基金6项共821万。具体数额如下(年份为经费获批时间):

2010年:200万+35万

2011年:200万

2014年:100万

2016年:261万+25万

这些数据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官网的项目检索中不难查到。而颜宁2014年博文中提及申请失败的“葡萄糖转运蛋白 GULTs ”相关研究,也于2016年获得了资助。


图片来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检索

那么,颜宁究竟为何选择离开清华,加入普林斯顿?在《光明日报》采访中,她用“居安思危”解释:“我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换一种环境,是为了给自己一些新的压力,刺激自己获得灵感,希望能够在科学上取得新的突破。”

“另一方面,清华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都是我的母校,能够在这两所让我骄傲的母校任教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我很开心10年前清华大学向我伸出了橄榄枝,两年前普林斯顿大学也同样向我伸出了橄榄枝,让我得以梦想成真。我也会凭着对清华的热爱,尽己所能,促进普林斯顿等国外一流学府与清华的交流合作。这也是我在这个阶段回报母校的一种方式。”

其实,早在2011年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颜宁就曾提到清华厚道、大气、稳重,普林斯顿优雅、淡定、高贵,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同等重要。她还有一个理想,就是有一天可以获得普林斯顿大学这种学校的终身教职。她在采访中曾表达过这样的愿景——

“什么时候一大批清华北大培养出来的研究生博士后,以及我们这些从这里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这些公认的世界一流大学争先聘任的人才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骄傲地宣传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附1:清华大学2017年5月8日官方声明

清华大学生命学院颜宁教授经本人慎重考虑并与学院和学校领导仔细沟通,已决定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 Shirley M. Tilghman 终身讲席教授的职位,将于近期前往就任该教职。在聘期内,她将在普林斯顿大学继续从事高水平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也会保持与清华的联系,在符合两校规范的情况下,安排出时间在清华继续从事一定的科研和人才培养工作,促进两校和中美两国间学术交流与合作进一步深化和提高。

高水平创新人才是创新型国家建设的宝贵资源,也是全球各国高度关注、积极争取的重要力量。近年来,清华大学培养的博士毕业生受聘于海外高水平大学正式教职的情况已日益多见,在职教师被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在内的世界名校聘为长聘或讲席教授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些事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高等教育发展进入了新阶段,世界一流大学对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国内高校的学术研究和人才培养水平有较高认可,清华有一批优秀学者已经达到了国际一流大学教师的水平,其中的杰出者更是达到了世界名校的讲席教授水准。

十年磨一剑。在清华的十年间,颜宁在结构生物学领域取得了世界级的科研成果,成为结构生物学领域的引领者之一。她因此收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的主动邀请,帮助普林斯顿结构生物学学科的发展。

在国际舞台上亮剑,这是国际高层次人才流动的正常现象。近年来中国的大学师资水平不断提升,与国际一流大学师资流动更加频繁,合作日益紧密,像姚期智、施一公等从普林斯顿回到清华,带动了清华相关学科的发展,加强了中美两国科研等领域的合作。颜宁选择再次回到普林斯顿大学,我们相信,这有助于将中国的学术思想、教育理念和清华的学术风格传播到国际学术舞台上,产生更大的影响。清华对此保持开放、乐观和积极的态度。

我们将继续关注和支持颜宁等学者的发展,衷心希望他们取得更多创新性成果,为人类科技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做出更大贡献,成为国际卓越的学者。

我们期待他们在不远的将来再回到中国、回到清华,相信那时他们会带来更新的理念、更多的经验,更好地服务祖国的教育和科技事业。清华大学也将继续提高人才质量,积极引进优秀学者,努力给教师、特别是青年教师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与条件,促进他们做出更重要的创新性成果、更好地教书育人、更快地在国际学术舞台上脱颖而出。

附2:颜宁小传


颜宁,1996至2000年在清华大学生物系攻读本科,后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施一公教授,从事细胞凋亡研究,2004年12月通过博士论文答辩。2005年获得由《科学》杂志评选的“青年科学家奖(北美地区)”。2007年10月,在普林斯顿完成博士后训练后,受聘清华大学医学院,成为当时清华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在清华大学的10年间,颜宁主要运用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手段,致力于与重要疾病相关的跨膜运输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的系统研究,带领其研究团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影响的原创性基础科研成果,包括解析了国际上攻坚几十年的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s)高分辨率晶体结构,以及具有重要生理和病理功能的电压门控钠离子和钙离子通道的三维结构,其中葡萄糖转运蛋白结构已经被国际经典的生物化学最新版教材收入。

2009年以来,颜宁作为通讯作者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国际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17篇,培养7名博士生;其研究成果在2009和2012年被《科学》年度十大进展引用;2016年,颜宁被《自然》评为十位“中国科学之星”之一。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