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专访Carl H. June实验室幕后英雄,宾大终身荣誉教授Bruce Levine

2017/05/07 来源:医麦客/小博
分享: 
导读
近日,Insight的Erin Righetti有机会采访了全球实现首例细胞治疗(CAR-T)成功案例的专家、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终身荣誉教授Bruce L. Levine,交流过程中Levine谈及他对细胞和基因治疗的研究和展望,以及合作伙伴关系在研究进展中的重要性。

本文转载自“医麦客”。

近日,Insight的Erin Righetti有机会采访了BruceLevine教授,交流过程中Levine谈及他对细胞和基因治疗的研究和展望,以及合作伙伴关系在研究进展中的重要性。

CAR-T作为目前肿瘤治疗领域最吸引人眼球的技术之一,是通过使用修复的免疫细胞攻击并摧毁恶性肿瘤的新型细胞疗法。因其早期临床试验表明在急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上有着显著的疗效,所以被认为是最有前景的肿瘤治疗方式之一。

当然CAR-T细胞疗法并不是一夜之间就出现的,而是经历了长期的研究和开发,在这一系列的演化过程中,CAR-T技术的发展也充满了故事性,这其中有波折,有顺利,但最终都会走向成熟。


宾大研发团队-Bruce Levine教授(右一)

谈及炙手可热的CAR-T,老大当属宾大研究团队了,其中Bruce L. Levine教授是主要研究者。

近日,Insight的Erin Righetti有机会采访了BruceLevine教授,交流过程中Levine谈及他对细胞和基因治疗的研究和展望,以及合作伙伴关系在研究进展中的重要性。


CAR-T研发团队

轰动发现

二十年前,Bruce Levine与Carl H. June在一家小型生物技术公司Cell Genesys进行了首次合作,共同研究CAR-T疗法。

Levine说,他的研究团队最早有这样的想法是源自对艾滋病病人的治疗,后来他们认为这一原理可以用在肿瘤领域。当时Bruce Levine正在研究促进T细胞生长的方法,以及如何最大限度地激活T细胞,让这些细胞在体外试验中消灭自己的靶标。后来Levine创造了一项开创性的微珠技术,作为树突状细胞的人造替代品,使得T细胞更易攻击癌细胞。该技术是基于Cell Genesys公司的合作,现在是研究者用来培养活化T细胞的主要方法。

Levine说:“在几组早期的CAR-T细胞试验中,有一些细胞持续存在实验室指标,但临床反应却不佳。我们使用微珠技术来更有效地促进T细胞生长,之后通过HIV病毒的残留形式,将CAR基因递送到T细胞。T细胞表面CAR靶向恶性B细胞上的CD19蛋白,并杀死这些细胞。

悲催的是,在宾大团队研究的关键时刻,却没有了资金支持。毫无疑问科研是需要大量财力支持的,细胞和基因临床试验研究更是如此。Levine说:“过去25年来,我们一直专注于这个领域的研究,过继免疫疗法也是一路坎坷,起起伏伏。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这种重新定向T细胞或免疫细胞的想法被认为是开创性的。

Bruce L. Levine教授为主要研究者,2010年开始了CAR-T临床实验,他们治好了3名白血病患者,而这3名患者在此之前已经被宣判无药可治。

Levine表示:“我们没钱,但我们有惊人的结果,如果我们发布试验结果,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2011年6月份,在没有资金继续研究的情况下,他们的治疗实验结果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轰动了整个肿瘤研究领域,也让公众认识了这种新疗法。

事实上,当他们发表研究结果时,并没有料到会如此火爆,超过800家的媒体争相报道,临床试验高达3000-4000次查询。这使得宾大不得不建立一个网站来供大家查询。


NOVARTIS 诺华

Levine说:“有10-12家不同规模的公司,甚至包括瑞士制药巨头诺华,都和我们进行联系,想要得到该技术的开发许可。2012年,诺华与宾夕法尼亚大学签定全球合作协议,共同研究、开发与商业化包括CTL019在内的多项CAR-T疗法,用以癌症治疗。宾夕法尼亚大学与诺华大学之间的合作关系使得CAR-T细胞在治疗白血病和其他血液癌症的临床试验得以发展。宾大-诺华联盟掀起了美国各地的生物技术公司、研究型大学和医院的“许可和投资狂潮”。

从2013年末到现在,这个新领域中发生的一切,包括科学研究、公司合作以及资金注入等活动一直没有停歇。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主要的制药公司都进入了CAR-T细胞技术的竞技场。

到2017年4月,诺华宣布美国FDA已为其CAR-T疗法CTL019(tisagenlecleucel-T)的生物制剂许可申请颁发了优先审评资格后,Kite Pharma不甘落后也完成了其CAR-T候选药物KTE-C19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的机动送审(Rolling Submission)。


研发人员在做数据检测

与大型制药公司合作

所有人都认为,大型制药公司对细胞和基因治疗不会感兴趣,因为它打破了传统的商业模式,从多次连续给药到一次或几次输注免疫细胞。这次合作激发了该领域的关注,其他公司在做什么,尤其是Juno,Kite Pharma。Levine说,在免疫细胞工程领域的公司至少还有三十几家,它们致力于研究T细胞和NK细胞疗法来对抗癌症。

Levine说:“上世纪90年代与CellGenesys早期合作以来,我们已经有了其他行业合作伙伴。“在我与Carl June的博士后研究员期间,我开发了磁珠技术来活化T细胞,Cell Genesys联系了我们关于在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方面进行的研究。从此开始了我们的合作关系。那时候,我和Carl June还在海军医学研究所(NMRI)。1999年,当我们搬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时,其他公司也对这项技术产生了兴趣(包括Sangamo BioSciences公司),并想就其开展临床试验,在第一次人类基因编辑临床试验中使用锌指核酸酶(ZFN)产生HIV抗性细胞。当时我们合作的公司包括Virxsys,Adaptimmune和Takara,将其开发的技术用于临床试验,担任临床试验的开发和执行。

Levine经常提到合作伙伴关系在细胞和基因治疗和治疗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Levine说:“在过去二十年,甚至更近的时间里,过去的五到十年里,转化医学研究在一般工作中都有所演变。NIH资金支持减少,种种迹象意味着学术研究者必须更多地依靠慈善事业和合作伙伴关系来保证研究的正常进行。在宾大,我们已经看到academic-initiated假说之间的平衡研究,不管是NIH拨款资助的学术研究还是产业化的研究,都需要学会寻求合作,这样才能更长远的发展下去。

协同合作是必须的,我们需要为细胞和基因治疗商业化创造行业标准。

Levine说:“这不仅是一个新领域,而且是复杂生物学的新领域。考虑到药物的传统发展和药物的特性,其中小分子的特征是大量批量生产并交付给患者。在细胞疗法中,你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实体。在效力和稳定性方面你是如何表征的?细胞,特别是自体细胞,差别很大。当不同病人的参数有所不同时,您如何能够获得该细胞疗法的标准?制定标准是相当重要的,但同时也是相当困难的。我们已经与再生医学联盟(ARM),美国基因与细胞治疗协会(ASGCT),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NIST)进行了交流。讨论如何确定参考标准、计数方法和分析方法,过程是相当复杂的。


NIH Clinical Center

早期合作的案例

对于细胞和基因疗法研究人员,早期拥有合作伙伴是有很强的优势的,但是如何在研发早期,高风险阶段吸引合作伙伴的关注和支持呢?

Levine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希望我们知道所有的答案。对于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审查,有一种确定的形式,调查人员精通如何将他们的提案结合在一起。即使如此,研究人员很多时候都不知道审查小组是否会接受他们的提案。在过去十到十五年间,慈善研究资金也有新的发展。慈善机构现在要求他们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投资回报,这其中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如果一家公司想要获得资金支持,他们必须要考虑放弃研发技术的所有权。

那么,细胞和基因公司应该怎么定位呢?Levine说:“您必须确定知识产权和知识产权背后的技术骨干是否具有吸引力,然后通过包装宣传来获取其他公司的关注。”

另一个关键但基本的参数是相关的研究结果是否已经发表了。从过往的发展可以看出,当一个概念或某些术语越来越受欢迎时,就会掀起一阵浪潮。我们可以看看近年来的炒作,干细胞、纳米技术等等。抓住引领趋势,不追求轰动效应,而是以一种更智慧的方式可能更容易吸引合作伙伴。

Levine说:“但问题是,热门是可以被劫持的。例如,所谓的干细胞治疗,FDA需要对其监管,并收集每一个指标,而这些症状通常没有科学依据。你想要因此获得关注,但是研究人员和合作伙伴需要对彼此进行尽职调查。”

早在2010年,Levine、June和宾大团队对3例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CLL)患者进行了以CD19为靶点的CAR-T细胞的初步试验。Levine表示,在这个早期阶段,合作伙伴对他的临床进展有很大的帮助。

Levine说:“我们通过癌症基因治疗联盟(Alliancefor Cancer Gene Therapy)和白血病和淋巴瘤协会(the Leukemia and Lymphoma Society)获得了一些资金支持,我们希望,事实证明也是这样,如果我们最初的研究有更多的储备资金,试验会进展的更快。我们非常高兴与诺华联盟共同发展CAR-T细胞疗法。

免疫治疗让8岁的EmilyWhitehead获得重生

患者拥护的影响

现如今,免疫治疗因为广泛的应用已获得了资本市场以及医疗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对于这些美好的前景,Levine觉得有比技术远为重要的事,“技术是不足够的,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很严重的病人,他们相信了我们,我们就要负责任,要在治疗安全性、标准化流程管理和控制以及保证细胞质量层面不断提升,这样才能对患者负责任。”

细胞和基因研究人员倡导患者和患者之间组织合作,以达成一个全球性的社区,这会推动相关的研究进展,同时也促使相关药物政策的开放。

Levine表示:“患者家属和相关团体的参与对我们的研究有着非凡的影响。”

Emily Whitehead可能是全世界上最有名的曾经癌症患者,连奥巴马都专门接见过。这一切,都因为她是第一位吃“CAR-T细胞免疫疗法”这只螃蟹的儿童,并且大获成功!当然,长得可爱也很加分。

2012年,Levine教授利用还处于临床I期的CAR-T治疗技术,成功挽救身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经无药可医的7岁小姑娘Emily Whitehead。


Emily Whitehead和奥巴马

庆幸的是,4年后,10岁的Emily依然健康地活着,并摇身一变成了美国社交圈的“名媛”:她不仅被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接见,还在Facebook共同创始人兼第一任总裁Sean Parker向癌症中心捐赠免疫治疗研究资金的庆功会上,与Lady Gaga和Katy Perry共舞。

Emily Whitehead,通过CAR-T细胞治疗的方法,重获新生。细胞治疗这个全新的领域,也成为了人类攻克疾病的关注重点。


Partnering

合作是进步的重要环节

Levine说:“目前细胞和基因疗法已不再是一个小渗透的领域;现在,它已经发展到了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将其商业化的阶段。”

Levine说:“已经出现了一个级联效应,而且在过去几年里,这一领域的初创公司数量呈指数级增长。但是制备CAR-T细胞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而且对处理细胞的人的水平和技能也要求很高,如何找到这么多高技能的人力来处理生产过程,这也是非常困难的事。因而,工业界的自动化生产就变得非常需要。否则,细胞免疫治疗现阶只能是少数人能承受得起的昂贵的治疗方法。所以合作伙伴的能力对于推动这项独一无二的技术研究非常重要。同时合作也是必不可少的。”

Levine说:“我参与ARM(再生医学联盟)已经多年了,我们努力向外扩展CAR-T细胞制造业。尽量挤出更多的时间在本地,全国以及全球推动细胞和基因治疗领域的进步。对我来说,就个人而言,时机是正确的,随着诺华和风筝最近的申报,对这一领域的意识将更加激烈,我们正在寻求ARM来提高华盛顿对这些新疗法在政策法规方面的支持。”


Bruce L.Levine博士

Bruce L. Levine博士是宾夕法尼亚大学荣誉终身教授,毕业于JohnHopkins大学免疫学系。自90年代以来一致致力于免疫与细胞治疗领域的研究,尤其擅长免疫疗法临床实验方法开发、免疫细胞大规模培养等方面,获得数十项专利,在Nature、Science、New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等杂志上发表过上百篇论文。与CarlJune博士合作,成功治疗数十例难治性白血病患者,目前正在开展CAR-T疗法临床实验,旨在进一步通过FDA审查。

参考出处:

http://www.partnering360.com/blog/2017/05/01/bruce-levine-is-a-man-you-can-thank-for-your-future-cell-therapy/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