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威斯腾促销
贝康招聘

当大学教授,奥巴马够格吗

2017/02/11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学术界之所以会热衷探讨奥巴马进军学术圈,原因在于奥巴马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他热爱教学。在任时他对高校以及高等教育一直非常关注,曾经多次到高校演讲。
随着 1 月 20 日离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未来的去向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就在同一天,《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发表了一篇文章《奥巴马教授需要一个新工作,我们就来替他转发一下他的学术简历吧》。文章以半玩笑半认真的态度,整理并推出了奥巴马的最新学术简历,接着还采访了一些大学中的招聘委员会委员,其中不乏知名学者与法学专家,要求他们回答一个问题:依照奥巴马的学术简历,他能否通过面试并获得大学教授职位?

虽然这一问一答不过是 “戏说”,但从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美国高校对于一个学者的认定有着内在的统一标准,而这些标准对我们不无启发意义。

辉煌的简历:顶尖国际期刊文章引人注目

一个人是否能够进入学术界,要看其学术简历。而一份学术简历,无非看教育背景、教学经验、工作经历、科研成果、获奖与荣誉。奥巴马的简历可谓辉煌无比、令人目眩,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就教育背景而言,奥巴马 1979 年进入位于洛杉矶的西方学院,两年后转入哥伦比亚大学,1983 年毕业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他后来进入哈佛大学法学院,于 1991 年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获法学博士。在校期间,他曾经担任著名的《哈佛法学评论》刊物的主编。

再看教学经历。奥巴马曾长期任教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1992 年到 1996 年担任讲师,1996 年到 2004 年担任高级讲师。在他任教期间,学校曾经给他提供常任职位,但被他拒绝了。由此可见,当时他志不在高校,还是希望走从政之路。

其实,奥巴马很早就进入了政界。1997 年到 2004 年间,他在伊利诺伊州担任参议员,2005 年到 2008 年进入美国国会担任参议员。2009 年到 2017 年,他担任第 44 届美国总统。

他曾经获得过的荣誉达到了世界顶峰。他 2009 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在此之前,他还在 2006 和 2008 年两度获得格莱美最佳诵读专辑奖。2007 年,他还获得了全美有色人种协会所颁发的非虚构小说类的杰出文学作品形象奖。而在此之前的 2005 年,他还获得过这同一大奖中的主席奖。

当然,要想进入学术界,最终还要看学术成果。在这方面,奥巴马同样达到了世界顶级水平。单单在进入 2017 年 1 月份之内,他就连续在《科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哈佛法学评论》三家顶级刊物上发表了三篇文章。实际上,从他 2009 年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在其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也没有忘记在一些顶尖的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虽然这些文章大都与其执政政策有关,但据报道,这些文章也都是经过了严格审核才得以通过的,而且奥巴马本人都是唯一作者。

2017 年 1 月 9 日,《科学》杂志发表了奥巴马题为《清洁能源:不可逆转的潮流》的文章。《科学》杂志作为国际科学领域中的标志性刊物,其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就不用多作介绍了。

奥巴马在 2017 年 1 月 5 日《哈佛法学评论》上的文章题目为《总统在推动刑事司法改革中的角色》,篇幅长达 56 页,脚注 300 多个。

有学者统计,依照国际期刊论文替代计量评分(Altmetric 得分)系统评出的 2016 年世界学术论文影响力的 TOP 100,排名第一的是奥巴马!其文章是 2016 年 7 月 11 日刊登在 JAMA 上的《美国医保改革的成就与未来》。JAMA 是国际四大医学期刊之一,影响因子高达 37.684。排名第一的奥巴马以 8063 分拔得头筹,比第二名高出了将近 5000 分!

依照以上这份辉煌的简历,奥巴马到任何一所高校去当一名教授,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吧?

事实是:可能真有问题!

学术界戏说:奥巴马能拿到大学的 Offer 吗

因为奥巴马是法学博士出身,也曾长期在法学院任教,那么,如果未来到大学工作,他应该进入某高校的法学院。为此,采访者主要询问的是一些名校法学院的教授,特别是担任过招聘委员会委员的学者。

采访者提出的要求是:请把作为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放在一边,单单考虑作为学者的奥巴马,注重考察他的学术经历,也考察其未来的学术潜力,进而看他有哪些优势可以拿到教职。采访者还强调说,回答时可以尽情欢乐而不要有所顾虑。

从大家的回复来看,阻挡奥巴马能够顺利拿到高校教授任职资格的难题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学术成果较少。奥巴马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奇曼说,从奥巴马的履历来看,科研成果较少,这可能导致大家无法欢迎他回到母校来跟大家做同事。堪萨斯大学法学院前院长迈克奥利斯特也认为,奥巴马在法律方面的学术成果太少。事实上,奥巴马基本上是从 2009 年担任总统之后才开始发表学术文章的。对于一所大学来说,在招聘一个常设的学术职位时,主要考察的还是一个人已经发表的学术成果。虽然奥巴马发表有顶尖学术文章,但总体数量太少。

第二,缺乏研究重点。在李奇曼看来,有些学者会担心,奥巴马所发表的文章范围太广,从清洁能源到医疗保健再到刑事司法,既缺乏一个清晰的学术脉络,也看不出其研究重点何在。

第三,离开学术圈太久。迈克奥利斯特认为,奥巴马离开学术圈时间较长,这可能导致他对目前的法律教学与学术状况缺乏了解,进而使人怀疑他到底能否开出一门高质量的课程来。那么,奥巴马所具有的实际的法律与行政经验,能不能使其在应聘中脱颖而出呢?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赫尔舒维茨说,那些曾经在奥巴马政府中工作过的人,要写(也一定会写)关于总统的权力角色、医疗改革、刑事司法改革这样文章的人,多得一抓一大把。就在密大法学院,至少已经有四位这样的教授了。那么,奥巴马这家伙到底有何出众之处呢?

第四,年龄是个障碍。奥巴马现年 55 岁,虽然人们相信他还可以努力工作,但对于一个招聘委员会来说,他在未来是否还会如饥似渴地工作令人怀疑。迈克奥利斯特说,对于一个已经到了职业生涯中后期的人来说,招聘者都会非常谨慎,因为担心他们到学术界只是为了找到一个比较安逸的退休职位而已。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维斯伯格说,如果奥巴马要来,或许得从头做起,即从助理教授或者副教授干起,但这对于一个 55 岁的人来说显得有点怪异了。

第五,荣誉没有帮助。李奇曼说,虽然奥巴马获得了很高的荣誉,但这种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对他来说也不一定加分,因为学术界对公共知识分子的看法各异。而且在一些人看来,他所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与格莱美奖都是外在的评价,与学术无关。

如此说来,奥巴马就没有希望到高校任教了吗?

非也!

这些受访教授也为奥巴马提供了两条出路:

第一,他可以申请哥伦比亚大学具有特殊性质的教授职位——实践经验型教授。这一职位获得者的法律专业主要体现在某些领域的个人经验上。在李奇曼看来,如果奥巴马申请这一职位,他将能够成为一位有力的竞争者。当然,这一职位虽然不重视理论研究,但教学任务繁重,写作任务也不轻松。

第二,他可以继续做教学型的讲师。虽然学术不是奥巴马的强项,但他在此之前一直在芝加哥大学教书,并且是个优秀的教师,思想敏捷、富有个人魅力还乐于助人。如果他乐于教书,做个好教师应该绰绰有余。

从奥巴马总统到奥巴马教授

学术界之所以会热衷探讨奥巴马进军学术圈,原因在于奥巴马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他热爱教学。在任时他对高校以及高等教育一直非常关注,曾经多次到高校演讲。

当然,奥巴马的未来并不用大家操心。其实,早在 2015 年,人们就开始讨论奥巴马离任之后的去向问题。当年 8 月份,不少媒体都报道说,哥伦比亚大学校长鲍林格尔宣布,奥巴马总统在 2017 年 1 月离任后,将回到母校哥大法学院任教,但没有透露进一步的细节。时光荏苒,一转眼就走到了今天——2017 年 2 月。奥巴马的去向目前还不明朗。

依照惯例,每位美国总统在离任后都会建一所图书馆。据报道,哥伦比亚大学将成为奥巴马总统图书馆的所在地。哥大又是奥巴马的母校。因此,如果在不久的将来,无论是奥巴马还是哥伦比亚大学宣布,这位前总统将到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相信人们都不会感到惊讶,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为此,我们可以在此先行祝贺一句:

您好,奥巴马教授!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以上采访虽然纯属 “戏访”,但毕竟是真人真事,从名校教授的回答中,我们还是可以明确看到美国高校在招聘教授时最重视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要有雄厚的学术实力。这包括更多的科研成果和较为稳定的学术研究领域。在国际顶尖期刊上发表了学术成果,这自然代表着一个人的学术成就,但如果没有更多的学术成果作支撑,没有长期从事某一学术领域的研究重点,那么,这些顶尖期刊上的文章就成了空中楼阁,显示不出其原来所应该具备的学术重量。因此,对于一个学者而言,学术实力的内涵大致应该体现为:稳定的研究方向、有潜力的研究课题和高水平的学术成果。

其次,要有出色的教学能力。一所大学最基本的构成要素是教学;一位大学教师最基本也是其赖以生存的技能应该体现在教学上。虽然离开高校时间久矣,但因为曾经在高校任教,并且被公认为是一位优秀教师,在此次 “应聘” 过程中,这一点成为为奥巴马加分从而帮助其进入高校的重要因素。因此,对于一位大学教授而言,无论取得多么高的学术成就,都要重视教学并具有高水平的教学能力,否则不能称为一名称职的大学教师。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