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川普身边红人Peter Thiel:研究“长生不老”秘方

2016/11/16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畅销书《从0到1》的作者Peter Thiel因在硅谷科技精英的众目反对下,逆向投资“川普”而再次走红网络,并加入了川普的过渡团队。他支持川普,险被逐出硅谷科技公司董事会中“除名”;他,坚信下一场革命将在生命科学领域,支持研究“长生不老”秘方。

说起Peter Thiel,相信大家最熟悉的莫过于他的畅销书《Zero to One》(《从0到1》)。此外,他还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Bilderberg参与者、Facebook董事会成员。2005年,投资5000万美元创办Founders Fund风险投资公司,致力于培育Web 2.0公司。

自川普成功精选上美国下一任总统后,Peter Thiel也因逆向投资“川普”而再次走红网络。据悉,他曾在大选其间两次发表公开演讲全力支持川普,并在大选前的两周,为川普的竞选团队捐赠了125万美元竞选经费,成为硅谷唯一一个公开支持川普的精英大佬。

为此,川普也在上周五(11月11日)宣布,Peter Thiel 将成为由当选副总统Mike Pence 领导的总统过渡团队执行委员会的十多个成员之一。

支持川普,险被逐出硅谷科技公司董事会中“除名”

由于他曾是硅谷唯一一个公开支持川普的精英大佬,在11月9日川普总统选举获胜之前,Peter Thiel几乎遭到了全硅谷人的反对。

今年5月,Peter Thiel正式宣布支持川普,引爆了科技圈。随着川普的大嘴巴放出一个接一个的炸弹,一部分炮火集中到了Peter Thiel身上。

几乎所有认识Peter Thiel或和他有过生意往来的人,都要被问到这么一个问题:“Peter Thiel 到底在搞什么鬼?”

然而,事情最终走向了失控。

10月初,一段 2005年的视频被曝光,川普在里面用极其糟糕的语言形容女性,引发了所有媒体的口诛笔伐,川普的民调也大幅跳水。

这时候,Peter Thiel突然宣布,向川普额外捐助125万美元竞选基金。

科技圈差不多要爆炸了。

大家不仅在Twitter上炮轰Peter Thiel,认为其支持川普这样一个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人,无异于Peter Thiel自己也抱有同样的观点。

不仅如此,一大票科技行业的人跳出来,逼着硅谷知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的老大Sam Altman和Paul Graham,以及 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要求他们表态站队,将Peter Thiel从Y Combinator 的兼职合伙人和Facebook的董事会中“除名”。

幸运的是,Sam Altman、Paul Graham和Mark Zuckerberg拒绝了,理由是不能因为一个人对主要候选人的支持而炒掉他的工作,那些“精英”反对者的要求过于荒谬。

据悉,随后开始有小型孵化机构宣布因为这件事与Y Combinator 断绝商业关系,此外还有几家创业公司宣布与Founders Fund 断绝联系。

幸运的是,Peter Thiel的孤注一掷,最终也成功助力川普赢得了总统,那些曾经在网络上对他“恶语相向”的人们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

坚信下一场革命将在生命科学领域,支持研究“长生不老”秘方

什么将是接下来激动人心的技术?

今年3月,Peter Thiel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指出:未来的全球化将没有现在这么显著,各国将更注重消费,下一场科技革命将发生在生命科学领域,目前还有很多问题需要通过生物技术进步来解决,比如延长人类寿命,治愈癌症,改善人类的生命质量。


今年8月初,《科学》(Science)报道了美国一家叫做Ambrosia公司计划征得600名年纪大于35岁的志愿者参加临床试验,在2天内被输入约1.5升来自25岁以下的健康年轻人的“血源”,以研究实现“长生不老”的秘方。

而这一试验背后的推动者之一就是Peter Thiel,他向这家公司投资了数千万美元,以支持“年轻血液缓解衰老”的研究。

Peter Thiel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常常直言不讳,希望自己活到120岁,为了这个目标,他坚持每天服用生长激素,甚至还预定了“人体冷冻计划”,对生命延长药物很感兴趣。

在Peter Thiel看来,最极端的不公平是来自活人和死人之间。不过他觉得很大的可能性是,第一个依靠这种药物活到一两百岁的人肯定是有钱人。“年轻血液缓解衰老”是目前最让Peter Thiel兴奋的“疗法”,他表示这是目前科学实验发现的最具潜力的“延命”方式。

附:Peter Thiel的演讲——支持川普,不接受目前美国的无能!

大家晚上好,我是 Peter Thiel。

我自己创建公司,同时我也支持大家去创新,无论是社交网络还是宇宙飞船。

我不是一个政客。

川普也不是。

他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现在是重建美国的时候。

当我在硅谷工作时,我很难看到整个美国是哪里出错了。

我所在行业,在计算机和软件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当然也赚了很多钱。

然而,硅谷是个小地方。

如果驱车向东,到萨克拉门托(加州政府所在地),哪怕只是跨过大桥到奥克兰(旧金山相望城市,以高犯罪率出名),你将无法看到相同的繁荣。这时,你会意识到硅谷有多小。

就全国来说,工资没什么增长。

美国人的收入甚至比十年前更少了。但是医疗保险和大学学费却在节节攀升。与此同时,华尔街银行家们在给泡沫经济制造膨胀,从政府的基金,到希拉里的演讲费。

我们的经济被严重损害了。如果你现在在看我演讲,你比任何华盛顿的政客都看得清楚。你明白,这不是你们所追求的梦想。当我父母来美国找美国梦时(Peter 是德国移民),他们第一个落脚点就是在这个地方:克利夫兰(共和党党代会召开地)。

当时我只有1岁,就在这里,我成为了一个美国人。

那个年代,遍地都是机会。

当时我父亲在凯斯西储大学学习工程,就在现在我演讲这个会场前面路的尽头。因为在 1968 年时,世界高科技的首都不是只有一个(硅谷),整个美国都是高科技。

这很难让人想起来:我们的政府也曾经是高科技的政府。当我搬到克利夫兰时,防御研究奠定了因特网基础。“阿波罗计划”刚刚把人送到月球——那个人,就是尼尔.阿姆斯特朗,就在这里,在俄亥俄州。

未来无可限量。

但现在,我们的政府出问题了。我们的核基地还在使用软盘。我们最新型的战斗喷气机甚至无法在雨中航行。如果说我们政府的软件不好用,这都是好听的了,因为很多时候政府的软件甚至根本不能用。

对整个国家来说,自完成“曼哈顿计划”是个惊人的衰退。

在硅谷,我们不能接受这种无能,我们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政府。

我们没有探索火星,却入侵了中东。不用看希拉里删掉的邮件,她的无能众所周知。她推动利比亚战争,那是 ISIS 的训练场。在这个最重要问题上,川普是对的,是时候结束愚蠢的战争时代,重建我们国家了。

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大讨论是关于如何打败苏联。我们赢了。现在有人告诉我们,大讨论是关于谁能使用哪个厕所。

这让我们对真正的问题分心。谁在乎呢?

当然,每个美国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身份。

对于我是Gay,我感到很自豪。

对于我是共和党人,我感到很自豪。

但最重要的是:对于成为美国人,我感到很自豪。

我不想假装我同意我们党平台上的每个政治条款。但是杜撰的文化战争,只能让我们从经济衰退中分散注意力。

在这场竞赛中,除了川普,没人对此事坦诚以待。

虽然现在很适合谈谈我们是谁,但今天更重要的是,记住我们从哪来。对我来说,这就是克利夫兰,以及它所承诺的光明未来。

川普要求我们让美国再次繁荣,他不是让美国回到过去,他在带领我们回到那个光明的未来。

今夜,我呼吁我的美国同胞们,站出来,为川普投票。

推荐阅读:

首例血液“返老还童”试验即将开启?不仅收费还受质疑

Thiel, Scaramucci get spots on Trump’s transition team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