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做实验,得iPhone!

Nature:最受伤的诺贝尔陪跑者

2016/10/14 来源:生物通
分享: 
导读
上周,七位实至名归的科学家获得了2016年的诺贝尔科学奖。然而,有些同样优秀的科学家们多年来一直在陪跑。尽管他们获得了大量的诺贝尔奖提名,却从未接到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电话。


上周,七位实至名归的科学家获得了2016年的诺贝尔科学奖。然而,有些同样优秀的科学家们多年来一直在陪跑。尽管他们获得了大量的诺贝尔奖提名,却从未接到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电话。

诺贝尔基金会对提名信息的保密期为五十年,他们将过了保密期的资料放在一个在线数据库中。Nature最近对这个数据库的公开档案进行分析,挖出了诺贝尔奖历史上“最受伤”的科学家——Gaston Ramon。在1930-1953年间,Gaston Ramon获得了155次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提名,但他从未获得诺贝尔奖评委的青睐。

Ramon是一名法国兽医和生物学家,他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发了白喉疫苗。在那个时代,白喉是造成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Ramon用福尔马林失活引发疾病的毒素,制造了可以注射进人体并激活免疫应答的减毒疫苗。Ramon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标准剂量,使白喉疫苗得以大规模接种。

与Ramon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是另一位关键白喉研究者Emile Roux。这位法国医生和研究者在1901-1932年间获得了115次提名,因为他与Alexandre Yersin在十九世纪末发现了白喉细菌毒素。而Yersin的名字随着他发现的耶尔森氏菌流传了下来。

Roux和Ramon之所以与诺贝尔奖无缘,很可能是因为之前已有不少诺贝尔奖分给了免疫学和传染病领域。比如1901年,Emil von Behring就因白喉的血清疗法获奖。此外,配得上诺贝尔奖的科学家远比获奖者多。“与其它奖项一样,诺贝尔奖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奥斯陆大学的科学历史学家Robert Marc Friedman指出。“没有理由认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才是科学领域最棒的人。”

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由于在细胞自噬机制研究中取得的成就,获得了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细胞自噬其实一直是近年来的研究热点。2013年汤森路透的年度“引文桂冠奖”就已经预测过细胞自噬,当时提出了三位科学家,大隅良典就是其中之一。

瑞典皇家科学院5日宣布,将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Jean-Pierre Sauvage, J. Fraser Stoddart和Bernard L. Feringa这三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分子机器设计与合成领域的贡献。其中两位科学家与中国颇有渊源:Stoddart教授前年受聘为天津大学药物科学与技术学院特聘教授,Sauvage教授则是武汉科技大学的客座教授。这两位学者的实验室也都有很多中国留学生,他们为中国培养了不少人才。华东理工大学、吉林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等,都有他们的学生在开展科研。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