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中国药物基因组学学术大会暨_首届中国个体化用药—精准医学科学产业联盟大会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今天不说肾7,我们说的是苹果医疗背后这位25岁的才女

2016/09/15 来源:奇点网/李盈
分享: 
导读
Divya Nag,25岁,90后,印度裔,斯坦福大学退学生,两次创办生物公司,现为苹果ResearchKit和HealthKit的负责人。2014年被福布斯杂志评为“30 位30岁以下青年才俊”的“科学医疗之星”;2016年,被Fast Company评为“2016年最具创意商业人物”。


这两天,奇点糕们都被苹果发布会刷屏了吧?据说今年苹果发布会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这样的……


然鹅,今天我们要说的主题不是「肾7」,主人公也不是「灵魂歌手」蒂姆·库克 ,而是本次发布会并没有出现的ResearchKit和天才美女Divya Nag。

自从2015年3月份,医学研究开源框架ResearchKit推出已经一年多了,虽然并没有「颠覆医疗研究」,但ResearchKit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早在6个月前,苹果宣布已有超过10万人参与了ResearchKit的研究。对传统医学科研项目来说,找到100名符合条件的参与者都是相当费劲的一件事。因此在这一点上,ResearchKit可以说是相当的成功。


Divya Nag

此外,针对ResearchKit推出的健康医疗APP也获得了很大的增长: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开发的mPower可以使用 iPhone 的陀螺仪等功能测量参与者的灵活性、平衡性、步态和记忆力,从而帮助研究人员诊断并更好地了解帕金森氏病;美国杜克大学和南非开普敦大学开发的Autism & Beyond可以使用 iPhone 的前置 HD 摄像头配合创新的面部识别算法,可以分析年龄小至 18 个月的儿童对视频的情绪反应。而且,他们不必当面接受专科医生的检查,即可通过屏幕进行自闭症的筛查和诊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开发的EpiWatch 让人们能够实时、准确地记录癫痫的发作和持续时间,从中找到发病史与药物治疗之间的关联。

万万没想到,苹果涉及医疗行业重要一步,ResearchKit的领导者竟然是一位25岁的女性。

Divya Nag,25岁,90后,印度裔,斯坦福大学退学生,两次创办生物公司,现为苹果ResearchKit和HealthKit的负责人。2014年被福布斯杂志评为「30 位30岁以下青年才俊」(30 under 30)的「科学医疗之星」;2016年,被Fast Company评为「2016年最具创意商业人物」。

2001年,前美国总统小布什禁止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后,研究人员就不得不寻找新的替代方法。2006年,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教授提出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iPSCs)概念,为再生医学描绘了全新的蓝图:用人自身的细胞进行重新编码,将它们转化为诱导性多功能干细胞,这些细胞就可以分化为干细胞、神经细胞或是其他任何需要再生的细胞。这种个性化的疾病治疗方法不仅可以规避免疫排斥的风险,还能避免使用胚胎干细胞带来的伦理方面的争论。

山中伸弥教授的研究成果这大大激发了Divya Nag,她思考如何利用这项技术治疗心脏病。在美国,每年有60万人死于心脏病,70万人承受心脏病发作的痛苦。一方面,器官移植名单上等待的人永远那么多;另一方面,用传统的方法培育心脏细胞,细胞在培养皿上很快就会死掉。2011年,正在斯坦福读书Divya Nag决心攻克「医学上最大的难题之一」。终于,在斯坦福干细胞实验室,Nag发现「phiC31基因组整合修饰系统」(The phiC31 integrase genomic modification system)可以安全高效地将皮肤细胞转化为心脏干细胞[1]。

在未来,这些细胞可以用来代替因心脏病受损的心脏组织。「对于心脏病患者来说,最煎熬的就是在器官移植名单漫长地等待。而我们想要利用你自身的皮肤细胞来培养心脏细胞,替换受损细胞,快速地修复心脏。」 Nag解释说,「我们希望能够把所有死去的细胞替换为全新的细胞。」

取得突破性成果后,Nag认为与其把这项技术卖给大型制药公司成为他们「展架上的一项技术」,不如自己成立一家新公司来快速推进这项技术落地。「我们已经在猪和狗身上进行了实验,结果显示心脏功能可以恢复到原来的100%。对于心脏病患者来说,这项技术有非常大的潜力」,Nag说。因此在2011年,正在斯坦福读大二的Nag决定退学,创办Stem Cell Theranostics再生医学公司,而这一年,她20岁。

「当时我爸妈完全不能接受我退学。但我喜欢挑战,别人告诉我这件事越不可能,我就越想要去做。」Nag说。然而,对于一名20岁的女生来说,创建一家公司和在实验室里埋头做实验完全是两码事。光是从斯坦福实验室获得这项技术的独占专利就花了9个月的时间,「要说服斯坦福技术转让办公室的人比我想象的要难的多,他们认为把专利卖给大型制药公司要省事的多。」Nag说。也正是如此,再加上医疗创业公司要和FDA打交道,要经历重重复杂的审批制度,这一切都让 Nag意识到「成功创建一家医疗企业」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一件事,而这也是为什么人才辈出的斯坦福大学医疗创业公司数量相对比较少的原因之一。

不过,Nag还是成功创建了Stem Cell Theranostics公司,不但获得斯坦福大学对这项技术专利的独占许可证,而且获得了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15万美元,Stem Cell Theranostics也是入驻斯坦福大学创业孵化器StartX的唯一一家医疗公司。她估计10年的时间获得FDA的批准,让干细胞治疗心脏病成为现实。

「建立一家医疗公司困难重重」成为Nag创办第二家公司的灵感来源。2012年,Nag创立了非营利医疗创业项目StartX Med,这个项目是帮助斯坦福大学学生、校友医疗创业者创建他们的公司,该项目成为了斯坦福大学以及斯坦福医院的「官方医学创新加速器」。在过去的4年里,已经有95家医疗公司获得了StartX Med的帮助,累计融资超过4亿美元。「我们想要给医疗创业者提供一个互助社区,让你不需要读MBA就可以创建一家医疗公司。」Nag说。


「她是一位开拓者。」Nag的爸爸这样评价她。Nag在医疗领域的开拓远远没有停止,2014年,Nag加入苹果「神秘部门」。2015年3月谜底揭晓,这个「神秘部门」就是Researchkit和Healkit。

Nag面前仍然困难重重。推出一年后,ResearchKit最大的缺陷就是「只能在苹果封闭的IOS系统生存」,这会导致参与者存在选择性偏差。虽然ResearchKit的成果最终会令所有人受益,但目前阶段只有iPhone用户可以使用它。Android、BlackBerry、Tizen和Windows Phone的用户在自己操作系统不兼容ResearchKit之前完全无法使用这款平台应用。反过来说,这意味着ResearchKit收集的数据均来自于一个自我筛选过的群体。这样的群体的样本多样性远远称不上丰富:ComScore网站表示,iPhone用户去年收入的中位值在8.5万美元,这比Android用户去年收入的中位值高出了40%。比如说,急需要医疗帮助的老年人很想参与到研究中,但因为缺少昂贵的苹果手机而被拒之门外。

对研究者来说,ResearchKit也是一项「昂贵的选择」。很少有医疗研究者会编程,如果你想利用ResearchKit进行研究,那你不得不提供体面的薪水来组建一支开发者团队,而这就将选择限制在大型研究机构。2015年,ResearchKit刚推出的时候只有5家医学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而今年这个数字增长为25家。据Fast Company预计,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与ResearchKit合作的医学研究机构会继续增加,但速度比较慢。「成本」成为ResearchKit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

希望勇于开拓的Nag会为我们带来惊喜。

参考文献:

[1]Patricia K. Nguyen, Divya Nag, Michele P. Calos, Robert C. Robbins and Joseph C. Wu Feng Lan, Junwei Liu, Kazim H. Narsinh, Shijun Hu, Leng Han, Andrew S. Lee, Marisa Karow. Cell Transplantation and Tissue Regeneration.[J] Circulation,2012;126:S20-S28

[2]http://www.forbes.com/special-report/2014/30-under-30/science-and-healthcare.html

[3]http://www.fastcompany.com/person/divya-nag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