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优达携手中科院遗传所共同举办基因组学研讨会,想不想免费参加?
贝康招聘
威斯腾促销

【专访】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陈化兰:独立不倚 卓尔不群

2016/05/07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生命是最神奇的存在,而有关生命科学的神秘现象,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高中时,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的高考分数不够,最后只好改学畜用药专业。”


陈化兰(左)

“生命是最神奇的存在,而有关生命科学的神秘现象,值得我用一生的时间去研究。高中时,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但我的高考分数不够,最后只好改学畜用药专业。”前不久,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主任陈化兰获得“2016年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素有“女性诺贝尔奖”之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给陈化兰撰写的颁奖词中写道:她对禽流感病毒所做的杰出生物学研究,使我们可以开发和应用有效疫苗。

低调个性但不刻板

“我很真诚,也很执着,对一千件事可能都不感兴趣,但对我感兴趣的事情我一定要把它做好。”说起自己的特点,陈化兰直言不讳。

陈化兰平时十分低调,工作之余会刻意躲避媒体。当媒体普遍认为她喜欢默默地作科学研究,不愿发表看法时,她会直接驳回误解:“你不能这样说。我要说话就必须在我的科学研究范围之内说话,不光在中国说,在国际上也说,至于有些东西我自己都没弄明白呢,我怎么会去说呢?”

她的率真击中了记者的猎奇心理。“记得一次你获得了1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这笔钱你去做什么了?”面对记者的提问,陈化兰顺着鼻梁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你别想让我说出什么特伟大的话来。干什么?买皮靴!是的,没错,我喜欢靴子。”

当她大笑着告诉记者她真的没什么兴趣和爱好时,当她给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分别打九十分时,这位女科学家给记者的感觉是轻松和快乐。

“只要我有时间,我每天坚持游1000米,或者每天走40分钟的路。因为我要保持身体的健康,身体是本钱嘛。”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家,陈化兰并没有太多的刻板,反倒是更多凸显出女性的风韵与知性。

走出西北,回到东北

陈化兰1969年出生在甘肃省白银市靖远县北湾村,贫穷而落后。像所有农村的女孩一样,要通过考大学走出小山村的愿望也在她心中萌发。想要考上大学,她必须先考上县城的高中。高中入学考试有六科,但陈化兰只考了五科,因为从小学到初中,村里没有英语老师。不过这五科成绩也足够让她拿到高中录取通知书。

按常理,农村女孩进县城读书,应该挑灯夜读、起早贪黑。而陈化兰是全班唯一只要熄灯就安静入睡的。她也不参加学校的早操,要睡到同学出早操回来。为此,老师多次找她谈话,陈化兰坚持“睡不好觉就上不好课”。由于她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时间长了,老师也不再找她谈话。

但她高考考“砸”了,分数无法确保她进入她最理想的专业——医学,最终她进入甘肃农业大学兽医学专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歪打正着地迈出了攀登科学高峰的第一步。

1994年,陈化兰在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传染病与预防兽医学专业博士。1997年博士毕业后,她跟随导师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继续从事禽流感研究工作,并获得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深造的机会。

美国疾控中心的工作条件让她大开眼界,当时,在哈尔滨要想使用一台PCR仪器必须得提前两到三周进行登记。而在美国,每一位科学家都配有一台这样的仪器。1997年,她在哈尔滨领到的一个月工资只有500元人民币。1999年,她留学美国领到的一个月工资是3000美元。但3年后,陈化兰觉得自己的技术、思想都比较成熟了,“再在国外呆一天,对自己都是一种浪费,必须回来,回来可以作很多研究,并且这些研究对中国来说很重要。”

就这样,2002年底,年仅33岁的陈化兰回到那个冰冷的前哨——哈尔滨,并开始领导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此举让她抓住快速进入流感研究的重要位置的机会。

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

陈化兰回忆2002年刚回国时,她问上司于康震应该从事什么研究时,他告诉她:“只要是研究流感什么都行。家禽禽流感已经在几个国家中暴发了,而中国的农场在生物安全方面却很松懈。如果中国的禽鸟中出现了一种高致病性的病毒,这将意味着大麻烦。”

彼时,该实验室刚成立不久,在陈化兰的主持下,实验室加强了禽流感流行病学监测和研究的力度,建立了系统、完整的内地禽流感病毒种毒株资源库及其流行病学信息数据库,并成为内地所有禽流感疑似病例的终裁性诊断鉴定机构。

国内禽流感疫情每次发现的最新情况,都要由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来最终确认。2005年青海湖候鸟禽流感疫情突然暴发后,在病毒危害程度不明的情况下,她深入疫区采集病料,拿到了第一手实验材料。她主持研制的新型H5N1禽流感灭活疫苗是国际上首次研制成功并推向大规模应用的流感病毒反向基因操作疫苗。

此外,陈化兰的研究成果在帮助埃及、越南等世界多国狙击禽流感的战役中同样贡献卓著。

2013年,陈化兰入选英国《自然》杂志评出的全球科学界十大人物,被誉为“战斗在前线的‘流感侦探’”,理由是她“帮助中国平息H7N9禽流感疫情”。

“流感侦探”陈化兰在谈起流感病毒时说:“任何人知道禽流感病毒会感染人并且导致严重的发病甚至是死亡,都会感到恐惧。就像2013年的H7N9刚暴发时,我们会认为它很厉害。但当我们对它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以后,才知道家禽中的H7N9病毒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而是在人体内复制后才变得对人致病力增强。”

尽管总喜欢强调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很平淡、很平实”,但是陈化兰又说,“单凭自己的兴趣做研究、发论文,并不是我工作的全部。掌握疫情,准确诊断,帮助国家作出正确的决策,研究出更好的防治方法和疫苗,才是我最重要的任务。如果在某个学术杂志上发了一两篇文章,因而名闻天下,可是中国的禽流感却没有得到控制,这将是我的一种耻辱。”

对话陈化兰

记者:你希望自己从事的工作对科学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化兰:我是研究流感病毒的病毒学家。流感病毒是主要的动物性病原体。我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帮助人们全面认识流感病毒,以采取更好的措施来保护动物和人类不受流感病毒的侵害。

记者:你希望自己从事的工作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陈化兰:我的研究注重禽流感发病机制和疫苗研制。我们的研究成果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这些病毒的认识,为流感病毒控制和流行性病毒预防提供了重要信息。我们研制的疫苗保护了几十亿禽鸟免受禽流感病毒的致命威胁。因此,我们的研究成果对家禽业、动物健康和人类公共健康已经产生并且会持续产生重大影响。

记者:在中国,科学家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陈化兰:尽管科研预算在不断增加,但财政支持的不足依然是大多数科学家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记者:可否谈谈你研究工作中的亮点?一个“瞬间灵感(Eurekamoment)”的时刻,就是长期研究一个问题,突然找到答案的时刻?

陈化兰:作为病毒学家,我经历过许多这样的时刻。一个令我们印象深刻的例子,在我们研制一种重要疫苗,努力想得到正确重组体的时候。历时两年的辛苦努力后,我们正准备放弃时,应运而生的病毒“跳”进了我们的盘子,我们称之为上帝的礼物!

记者:在你的职业生涯或个人生活中,是否有人曾起到导师或榜样的作用,鼓舞着你取得更大的成就?

陈化兰:当我开始研究流感病毒时,我曾阅读RobertWebster博士和河冈义裕博士的众多著作。他们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流感研究,同时他们也是我年轻时的榜样。

还有几位中国的科学家也鼓舞了我。他们不仅在各自领域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参与了行政工作,推动了中国的科学发展。

记者:你对女科学家的职业发展有着什么样的见解?女科学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她们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陈化兰:如果女科学家能够稳妥地处理工作和家庭(男人无须考虑洗衣服、育儿等等),那么她们就能在科学领域取得同男性一样的出色成绩。

记者: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对你有什么意义?

陈化兰:这个奖项对我而言是个很大的荣誉;它意味着我在科学领域的贡献得到了至高级别机构的认可,它鼓舞着我在未来要再接再厉,更加勤勉。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