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做实验,得iPhone!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北医三院院长乔杰:80%不孕症患者不需试管婴儿

2016/03/23 来源:健康那些事
分享: 
导读
“总体来说,不孕症患者80%左右都不需要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人工干预技术”,北京三医院院长乔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此外,在本次采访中,乔杰院长还介绍了目前我国治理不孕不育的现状等。


本期指导专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 乔杰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走进北医三院就不孕不育和辅助生殖技术方面的话题采访北医三院院长乔杰教授。据媒体报道现在国家的不孕不育占到已婚人群的10%,而且在不断增高,现在不孕不育在我国是不是非常常见的问题,到底有多少夫妇受到它的影响?

乔杰:大家可能看到各种关于不孕症的报道,确实来就诊的人群增加了,但是我们国家不孕的发病率没有一个非常确切的统计分析,从现有的调查数据来看,不孕症的发病率在5%—15%,不同地区不孕症的发病率不一样,引起不孕的原因也略有差别。

主持人:现在比上世纪80-90年代是不是有所增高呢?

乔杰:应该说不孕的发病率本身并没有明显增加,可能的病因会有一些改变,最关键的是来就诊的人群增加了。过去可能收养孩子的比较多,现在大家知道有很多办法可以帮助不孕症夫妇怀上孩子,更愿意通过治疗以后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主持人:技术的进步带来就诊人群的增加。

乔杰:即使5%的发病率,我国13亿人口中在育龄期20—45岁的年龄范围内,整个不孕人口数可能有近千万,是非常大的一个需要治疗的人群。

生活环境和压力让怀孕率降低

主持人:刚才提到很重要的问题是不孕的原因有些变化,现在这个原因到底有哪些变化,什么原因造成的不孕症?

乔杰:1986年做过流行病学的调查,当时输卵管不孕的原因占到主要因素,达到百分之六七十,也就是说在女性因素当中输卵管为主,其次有排卵因素、子宫内膜因素等。男方因素也会占到20%左右。

现在虽然没有一个非常好的统计分析,但从世界范围内来看,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变、压力的增加、生育年龄的后移等,卵巢因素成为女方因素中最主要的因素,输卵管因素倒成了其次的因素。另外男女双方共同有问题的因素明显增加,特别是在男方不孕患者中,弱精症明显增加,精子畸形的百分比明显增加,这些趋势都反映出环境污染、生活方式的改变对人类生殖的严重影响,对男方女方的生殖能力都有一个显著的影响,所以造成整体生育力的下降。

这些患者不见得是绝对的不孕,通过治疗或者通过多年多次的尝试可能生育,但是生育的困难程度明显增加,同时自然流产率明显增加,也就是说从第一次尝试到最后能够生育一个正常孩子的百分比确确实实是明显下降了。

25-28岁是女性怀孕的黄金年龄段

主持人:能不能具体谈一谈生活中的哪些因素增加了不孕的危险?

乔杰:第一个是年龄因素,一定要在生育的最好年龄孕育胎儿。

女方最好的年龄是25—28岁,超过30岁,女性的卵巢功能开始呈现下降的趋势,35—40岁下降比较明显,40岁以后生育力极其明显下降,40—45岁的生育率就剩10-20%,45岁以后能够自然怀孕的只在1%—2%,低于5%,希望育龄妇女不要拿自己身体去尝试,因为卵巢功能很难估计,所以一定在卵巢状态最好的时候生育。另外,30岁之后除了自然卵巢功能减退之外,像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症等影响生育的疾病也明显增加。当这些复杂因素掺杂在一起的时候,治疗会比较困难。

男方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子的活动力数目也呈现下降的趋势,但是下降没有那么显著,随着年龄增长、工作压力、生活方式改变等,包括一些男性性功能也会出现问题,这些都导致了男女双方的生育力显著下降,年龄是一个比较主要的因素。所以,呼吁大家在育龄期最好的时间生育孩子。

其次,我们国家比较特殊的是人工流产,特别是无痛人流,大家认为不太痛苦,或者吃两片药就流产了,甚至有一些年轻女性把这种方式当成一种避孕方式,侥幸一次做了没事怀了第二次又继续流产,随着次数的增加对生育的影响逐渐增加,有合并症的几率就会增加,特别是在流产过程中抵抗力的下降可能合并炎症或者手术对子宫内膜的损害,炎症可能造成输卵管不通畅或者输卵管功能异常,最后输卵管能够捡拾卵子的功能下降,这些病理生理的改变最后导致生育力的下降或者根本不孕,另外造成宫外孕百分比的增加,这些都给自己未来的生活埋下非常不好的种子,像炸弹一样。所以,呼吁大家不要孩子就好好避孕,千万不要把人流药流当成避孕的手段。

目前有方法预测卵巢功能 ,建议尽早生育

主持人:女性最佳生育年龄25—28岁,现在很多女性25—28岁刚刚开始工作准备做一番事业,处在事业上升期,很难去选择,有没有一种方法检测卵巢功能?

乔杰:我们目前做很多研究尝试发现更多预测卵巢功能的方法,总体上年龄是一个最好的预测指标,其次就是内分泌的化验,也就是我们日常的性激素检查,一般是在月经周期2-3天做一个基础激素的测定,看促卵泡素和雌二醇的水平,通过基数的标准值和比例进行评估[m1],另外使用超声波观察卵巢的储备能力,也就是窦卵泡数的多少,通过这些指标去评判卵巢功能。最近还有一些新技术,比如AMH (anti-Mullerian hormone) 抗缪勒氏管激素,这个因子是比较好的预测卵巢功能的指标,现在正逐渐在国内开始应用,在国外证明有一定的预测能力。

以上这些因素都只是预测,并且能够预测几年还没有一个客观的指标,所以建议大家不要单纯靠这些预测指标,因为生活是可以调整的,可以生完孩子再去工作,一样可以发展事业。我们现在面对很多病人,40岁确实事业有成,觉得自己这会儿有空生孩子,40岁、50岁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这个时候卵巢功能和年轻时完全不一样,也和你的精神状态无关,它是一个自然的规律,生存年龄从解放前的50岁逐渐到60、70岁,现在北京的平均年龄78岁多了,但是绝经的年龄依然是48岁,绝经前十年就已经到了围绝经期,围绝经期的卵巢功能下降已经很明显,平均在35—40岁,女性的卵巢出现显著性的下降,所以一定不能把自己置于最后一个不可预见的境地。

正常夫妻生活一年以上未怀孕建议就诊

主持人:前面介绍了不孕不育造成的原因有哪些,大家关心一个正常女性什么情况下需要到不孕不育或者生殖中心来看病?

乔杰:建议育龄夫妻在生育之前做一个孕前检查,这是比较常规的,男方查精液,女性做常规的妇科检查。妇科检查正常,月经规律,就可以去尝试怀孕,通常月经规律的妇女在半年左右的怀孕率应该会在60%左右,一年是80%左右。

如果一年时间在正常没有保护的性生活下,还没有怀孕,在临床上就诊断叫不孕症,这时候就应该来做常规的激素检查,除了激素的检查抽点血以外,没有什么创伤性,检查结果也比较准确,另外很重要的是查输卵管通不通,还要查子宫腔有没有问题,也就是看看土地好不好,这些检查确实有一些痛苦和创伤,但都是很必要的检查。

通常一线的检查是妇科盆腔检查、激素化验、男方精液检查等,这些检查没有什么创伤。二线检查包括输卵管通畅性检查,子宫内膜检查等等,如果超过一年没有怀孕这些检查都是必须要做的。

国家对于生殖中心有严格的审查准入机制

主持人:对于不孕症患者就诊医院和医生的选择方面有什么样的建议?

乔杰:不孕症的患者应该先到就近的妇产科做常规检查,包括输卵管的通畅性,做了初步检查以后如果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可以到就近的生殖医学中心就诊。

生殖医学中心是妇产科医生、泌尿科医生、胚胎学专家组成的新兴学科,更关注整体上人类的生殖,它需要有非常好的妇产科和泌尿科工作背景,对男女生殖领域有比较深入的了解。

目前我国有三百多个生殖医学中心可以做专科治疗,但是其它妇产科医生也有对不孕症诊断和常规治疗的资质,同时也具备基本的知识和技能,患者可以就近先做不孕症病因的检查,搞清楚到底是输卵管不通还是排卵功能障碍,或者是男方的弱精症,如果是单纯的排卵功能不太好,在当地的妇产科用一些促排卵药,同时超声监测排卵。如果是男性的少弱精症或者女性输卵管正常,需要做人工授精就得到生殖医学中心。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就是试管婴儿,跟人工授精不一样,人工授精只是把精液处理后注射到子宫腔里面去,技术简单安全干预少,但是成功率低。试管婴儿就比较复杂,把输卵管的功能都代替了,在体外形成胚胎再放回子宫,缺点是干预的比较多,要打很长时间的针,取卵也有些创伤,当然成功率也是比较高的。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也取决于女方的年龄、双方是否有炎症合并症,根据疑难程度决定最后治疗的结果。

患者做专科治疗一定要到生殖中心,并且是经过国家卫生计生委审批的有资质的中心,整个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和人工授精技术不仅仅涉及到诊断,实际上要涉及到整个流程的质量控制,因为这是人类生殖的大事,有一系列非常严格的管理流程。

80%不孕症患者不需要试管婴儿

主持人:不同原因的不孕可能选择的治疗方法是不一样的,有的对因治疗就可能解决问题,有的需要辅助生殖技术,是不是所有的患者都适合试管婴儿呢?

乔杰:总体来说,不孕症患者80%左右都不需要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人工干预技术。

比如做输卵管通畅性检查时常用的碘油造影,B超下通液或者单纯通液或者做宫腔镜时同时通液,相对比较简单的检查方法同时有治疗的作用,使轻度的输卵管粘连通开,术后用一些中药调整抗炎和西药抗感染的治疗,如果轻度炎症的患者,治疗以后30-50%的患者三五个月可以自己怀孕,这是非常好的自然怀孕。

还有排卵功能障碍,一方面是医生的健康指导,给患者介绍什么样的情况下是排卵期,在卵排出之前先要有性生活,给患者一个详细的指导,外加超声波的监测指导或者用一些促排卵药,比如克罗米芬等简单的促排卵药就可能怀孕,同样不需要辅助生殖技术。

我刚才谈到男性有弱精症,女方其它检查都正常,用人工授精简单的技术,每个周期的成功率可能在10-20%,累计下来3-6个周期的成功率也有50%左右,主要是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不孕症,需不需要进行高级的辅助生殖技术。比如严重的男性少弱精症,输卵管梗阻不通等,这些情况都需要做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把卵取出来在体外受精形成胚胎再放到子宫腔里,这样来解决严重的输卵管功能障碍、输卵管不通、严重少弱精症,包括有些患者合并子宫内膜异位症,还有些患者排卵不好,但是经过药物促排卵以后效果也不好,或者这些病人经常有过度刺激,自然受孕更危险,这个时候可能会去给她做体外受精胚胎移植。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的成功率相对人工授精和自然尝试怀孕肯定要高一些,因为在体外已经形成胚胎,缺点就是干预的要多一些。

目前我国辅助生殖技术接近国际水平

主持人:目前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成功率怎么样,整个水平跟国际相比怎么样?

乔杰:总体上现在我们国家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方面接近了国际的先进水平,尤其是一些大学医学院的附属治疗中心对于疑难的不孕症,尤其反复治疗失败的患者,都已经达到了国际上比较先进的40%成功率。

真正的成功率主要取决于病人的年龄、疑难程度、是否适合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我前面谈到很多患者通过简单的检查或者药物就可以怀孕,这些患者应该给她一个时间和机会先做简单治疗。还有一些患者通过腹腔镜疏通输卵管以后也能自己怀孕,国家批准的300多家生殖中心中有260多家能够做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还有一些是只能做简单的人工授精,这些在网站上都可以查到,逐渐还会有一些中心经过培训和实践得到资质,同时国家卫生计生委有十个辅助生殖技术的培训基地,北医三院生殖中心也是其中的一个,新设立中心的工作人员都会在基地培训,培训后才能开始从事辅助生殖技术。

总体上会有一个监督检查,现在的治疗技术都达到了辅助生殖技术管理的要求,都是可以做的。

北医三院生殖中心达到国际领先

主持人:能否介绍一下北医三院的生殖中心?

乔杰:北医三院生殖中心的创始人张丽珠教授今年已经93岁,当时创建这个技术的时候她从84年开始到88年成功,也经历了很多的失败。从我国第一例试管婴儿88年诞生之后,大概在前十年每年只能做几十例几百例,随着不断增加的实际经验,包括各种技术的提高,包括刚才提到的卵巢功能评估、取卵技术、超声机器发展,还有培养液、显微镜等各种各样我们所使用的仪器设备的提高和我们对人类生殖不断的理解,各种各样的辅助生殖技术在国内逐渐实施。

我们中心除了常规的第一例体外受精胚胎移植以外,最主要适合常规输卵管堵塞的患者,其次像严重的少弱精症患者,我们做的单精子卵泡浆内注射技术,之后又有囊胚的培养和植入前遗传学的诊断技术,植入前我们可以把有单基因的遗传病、染色体遗传病的胚胎挑出去,把好的胚胎移植进去,这个技术现在越来越进步,我们通过一个单细胞的检测技术发展到能够诊断更多的疾病,同时能够筛选更多的疾病,这个技术还在发展中,我们在2013年12月份发表了一篇文章,用单细胞的测序技术诠释了女性卵母细胞全基因组的检查[m2],通过检查一方面了解人类生殖更深入的东西,同时对于遗传疾病的诊断也给了一个新的方法。类似这样的研究我们也在逐渐的进行,也希望更好的转化到临床。

目前为止,应该说北医三院能够做所有国际上最先进的辅助生殖技术,而且这些技术的水平都达到了国际最先进的水平,我们也希望一直在国际前沿,能够为广大的不孕症患者服务,特别是能够提高我们整体遗传病群体出生人口的素质[m3],让这些家庭有健康的孩子,不给家庭和社会添负担,这是我们特别希望能够达到的目的。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