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威斯腾促销

亿万富豪医生陈颂雄:面对癌症,我们过于天真!

2016/02/02 来源:解螺旋,医生科研助手
分享: 
导读
陈颂雄拥有诸多身份,大家最熟知的前缀是亿万富豪或者承诺向盖茨基金会捐出至少一半资产的慈善家,而本质上,他其实是医生出身,所以才对癌症治疗付诸了如此多的热情。本文是记者John Steele对陈颂雄进行的访谈记录提炼,其中还涉及了奥巴马此前提出的“肿瘤登月计划”。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在肿瘤治疗领域摸爬滚打的都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陈颂雄拥有诸多身份,大家最熟知的前缀是亿万富豪或者承诺向盖茨基金会捐出至少一半资产的慈善家,而本质上,他其实是医生出身,所以才对癌症治疗付诸了如此多的热情。

24岁他获得医学博士学位,39岁他选择离开医疗系统选择创业,开办了一家糖尿病药品公司。后来,他把目标聚焦癌症领域,成功研究出无溶剂型抗癌药——紫杉醇纳米制剂。它不但比当时的抗癌药泰素疗效高出一倍,而且副作用更小。2005年经FDA批准,紫杉醇纳米制剂被广泛用于治疗乳腺肿瘤,是全球首个获批的无溶剂型紫杉类化疗药物。

瞄准免疫治疗领域

近来,大家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也常常看到陈颂雄的身影,在之前的J.P.Morgan大会上,他推出了免疫疗法联盟计划(National Immunotherapy Coalition Initiative),目标是参与针对20种癌症的复方免疫疗法临床试验,在今后3年内招募2万患者,同时参与的公司有Amgen、Celgene等。

陈颂雄旗下的NantCell公司刚刚募集了5730万美元用于投资癌症免疫治疗。去年,NantCell与制药巨头安进达成协议,获得其抗体药物AMG479(ganitumab,一种靶向IGF-1R的全长人类单克隆抗体)除日本市场外的销售权。他旗下的另一家公司NantKwest,是一家以NK细胞为核心技术平台的免疫治疗公司,三大技术平台包括NK、haNK和taNK,去年募集2.07亿美元,市值一度超过30亿美元。

下面是记者John Steele对陈颂雄进行的访谈记录提炼,其中还涉及了奥巴马此前提出的“肿瘤登月计划”。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在肿瘤治疗领域摸爬滚打的都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记者:现今我们治疗肿瘤的方式有什么问题?

陈颂雄:我们在面对癌症的时候,是基于实证试验、错误和不完善的信息。现在,我们比历史上的任何阶段都掌握了更多的癌症信息。这增强了我从当医生的第一天起就拥有的信念:我们天生具有针对癌症、感染和传染病的防护机制。当被一种病毒感染或撕裂跟腱时,我们身体的反应与抵抗癌症时具有相同的生物学原理。

记者: 在面对癌症时,我们是否过于天真

陈颂雄: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赢得这场战役的原因。作为外科医生,我们是训练有素的还原论者,严格遵守各项规章程序和治疗手段,而生命远不是如此。癌症不是简单的一条线,而是完全的非线性,无法仅仅针对一个点就能施加控制。你需要根据每个病人的病情发展状态进行治疗,实时监控,随机应变。如果你对一个乳腺癌患者的两个肿瘤位点(一个在乳腺一个在淋巴结)进行活检,你会发现基因序列都不一样,甚至你对乳腺上的两个肿瘤位点进行检查也可能得出不一样的序列结果。

这种异质性最近才得以曝光。你根本不知道应该针对哪个位点进行治疗。在我看来,我们仅有的机会是,针对所有的位点进行精准靶向治疗,甚至可以结合一些化疗。精准靶向治疗的手段包括手术、放疗或者免疫治疗等。

记者: 你怎么看待癌症?

我认为这是一伙罕见疾病。每种癌症都有自己的分子谱,比如肺癌中就有很多不同的亚型。它们都会劫持免疫系统,欺骗身体这些癌细胞存在的事实。如果我们能教会你的免疫系统意识到这些存在于你体内的癌细胞需要被杀死,然后能调动免疫系统,那我们将会开启一扇全新的治疗癌症的大门。所以我们要谨慎的选择是否接受会影响你自身免疫系统的最高剂量的化疗,而这个措施我们已经进行了40年。

记者: 你觉得我们身体的细胞会如此智能吗?

如果你看到运动细胞的相互作用,也就是我所说的蛋白质之舞,你就会意识到它们是非常聪明的。NK细胞本身有大约30000个受体,它实际上只是一个细胞,但能够捕捉到周围动态,进行打开、关闭、激活、去激活等生理活动。而免疫细胞正是具有着这种非常精美的编排,一旦你理解了那种编排,就会意识到把它们用于治疗癌症会多么惊人。

记者:能否跟我们解释一下肿瘤登月计划2020?

肿瘤登月计划2020是一个旨在利用身体本身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症的项目。这是一个非常具有野心的项目,我不是说到了2020年我们就可以治愈癌症了,但至少可以激活自身的免疫T细胞来对抗癌症。最近我们将针对突变的癌症蛋白质,推出第一例靶向性的抗体。我们选择了在各项标准治疗下都以失败告终的转移性结肠癌患者,经过该抗体治疗后,30%的患者存活至今,一些患者的生存期已经长达两年,而一般情况下是5个月。但我们不会给大家虚幻的泡沫,毕竟治疗癌症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记者: 现代遗传学如何应用到肿瘤登月计划中?

2003年的时候,人类就开始说因为我们解码了基因组所以我们很快就能治愈癌症了,这显然太过于天真。比如我们曾经称之为垃圾DNA的序列实际上控制着很多基因的表达,而要想真正了解其中的关系,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控制20,000个基因、拥有30亿个碱基对的垃圾DNA。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所谓的全基因组测序。

然后我们发现,这20,000个基因和垃圾DNA实际控制着转录过程,同时涉及200,000个rRNA分子。而相应的rDNA分子通过一万种不用的通路参与制造了一百万种蛋白质。所以,科学真的可以进化到,能够破解这其中每个分子的相互作用并找出导致癌症的相关通路吗?这个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的技术已经可以实现。

另外,我们还在体内发现了所谓的乘客基因,之前也没有对它感兴趣。而现在我们发现,正是这些乘客基因,欺骗我们的身体,让机体误以为突变的癌症蛋白质是体内正常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能够分离这些突变蛋白,把它们以类似疫苗的方式注射机体,然后我们再训练自身免疫T细胞对其识别和靶向清除,不就能实现自身免疫系统治疗肿瘤吗?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治疗结肠癌病人的方法。

记者: 大数据对肿瘤登月计划的重要性有多少?

大数据是肿瘤登月计划的“武器”,也是我们检验假设的信息来源。但人们谈论大数据的时候,总是觉得大数据就是指实验室甚至NIH里面的那些东西,这一点非常让我沮丧。实际上我所指的是现实世界中,比如治疗患者时,动态捕捉的患者各方面的信息、针对性的治疗方案、治疗方案对相关突变的影响等等。这些才是我们所谓的大数据!

推荐阅读:

The Man Who Would Tame Cancer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