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伯豪生物转化医学服务平台
贝康招聘

专访:香港大学公卫学院管轶教授和朱华晨助理教授

2016/01/23 来源:生物帮
分享: 
导读
近年来,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数次在中东地区爆发,并且传播到了中东以外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最近在韩国出现的MERS爆发,其死亡率大约为35%。就此问题媒体采访了香港大学公卫学院管轶教授和朱华晨助理教授。


近年来,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数次在中东地区爆发,并且传播到了中东以外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最近在韩国出现的MERS爆发,其死亡率大约为35%。已知被称为阿拉伯骆驼的单峰驼是MERS冠状病毒的主要宿主。不断增加的证据表明在人类中爆发的MERS,其冠状病毒的最可能的来源就是单峰驼。一个国际科研团队于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间对来自受MERS影响最为严重的沙特阿拉伯的1300多头骆驼进行了采样和研究。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管轶教授、助理教授朱华晨博士、及其同事将研究结果发表在了《科学》杂志上,在本期eurekAlert!中文版《科学家问答》栏目中两科学家更为详细地介绍了单峰驼在MERS传播和演化中的重要作用,以及有效预防该疾病传播的一些措施。

问:您为什么要将研究聚焦在单峰驼上?这种动物对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传播与演化,以及MERS在人类中的爆发具有怎样的重要作用?

答:单峰驼又叫阿拉伯骆驼,主要生活在干热的阿拉伯半岛和北非沙漠和草原上。它是中东最常见的动物之一。根据近年来的研究结果,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感染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最可能源头是单峰驼。非洲和阿拉伯单峰驼中,MERS冠状病毒抗体的流行率非常高,而接触单峰驼的人员,其MERS抗体水平也明显高于普通人群。

但MERS冠状病毒在单峰驼中的确切流行和进化情况并不清楚,该病毒传播给人类的途径仍然存在争议。骆驼中是否存在MERS以外的其他冠状病毒,以及骆驼在冠状病毒生态学中的地位,依然悬而未决。

最近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针对上述问题提出了一些答案。研究人员发现,MERS冠状病毒已经在沙特的单峰驼中形成地方性流行,并分化成五组变种病毒,其中导致最近韩国、中东爆发的第五组病毒,是第三、四组病毒的重组变种。因此单峰驼能够独立维持MERS冠状病毒的流行、分化、重组,并帮助冠状病毒形成更多的新变种。

研究人员同时发现,在沙特骆驼中同时流行的还有另外两种冠状病毒,它们分别和引发人类普通感冒的229E病毒和OC43病毒具有密切的亲缘关系。因此单峰驼在冠状病毒的生态学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人类和骆驼的冠状病毒,在起源和进化上可能具有比较密切的关联。

由于多种冠状病毒同时感染同一骆驼宿主的现象非常普遍,超过一半以上的MERS带毒骆驼,同时亦感染另外一到两种其他冠状病毒,因此这些病毒有可能进一步发生重组,导致更多的危险和威胁。

上述有关单峰驼的论文,提供了到目前为止最为详尽的MERS冠状病毒进化途径的研究,证明单峰驼是有效传播MERS病毒、导致人类反复出现感染个案的动物宿主。同时它也指出了在单峰驼这种贮存宿主中,MERS病毒是如何演化和发展的。人类感染MERS病毒的散发性个案,或者局部地区的疾病爆发,都是由于骆驼病毒跨物种传播所引起的。

问: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具有怎样的特性使得其可以在人类中造成MERS的爆发,特别是最近在韩国爆发的MERS?

答:有关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确切答案,但最近在沙特利雅得和韩国发生的人类感染和爆发,都是由第五组MERS冠状病毒所引起的。该病毒实际上是第三、第四组病毒重组所产生的新型变种。大约出现于2014年年中,到2015年时,它已经成为最流行的毒株类型。

尽管MERS冠状病毒已经在世界上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但它在沙特单峰驼中的高度流行,大大提高了人类暴露和感染的机会,并为病毒的跨物种传播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

问:哪些措施可以有效地预防中东呼吸道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从单峰驼向人类传播?

答:单峰驼不只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感染人类的直接源头,它同时还是另外两种冠状病毒(即229E及OC43样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MERS病毒在沙特已经形成地方性流行,它主要通过骆驼的呼吸道进行泄毒。因此,空气飞沫或者接触呼吸道分泌物是病毒传播的最可能途径。

冬季是骆驼冠状病毒感染的高发季节。幼年骆驼,特别是一岁以下的小骆驼,其呼吸道病毒阳性率最高,MERS冠状病毒和其他种类冠状病毒的阳性率可以达到34%左右,比其他年龄组高一倍以上。因此幼年骆驼是冠状病毒的主要感染和传播者,在病毒的维持和扩散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根据以上发现,研究人员建议民众避免直接接触骆驼,特别是骆驼的口鼻部位和分泌物;注意个人卫生,防止暴露在受污染的环境中;通过有效的监测、检疫和防控措施,减少病毒在骆驼群中的扩散和跨地区运输,是阻断病毒传播的重要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幼年骆驼对MERS冠状病毒比较敏感,适当的免疫预防接种以及物理隔离,有助于为这一特殊年龄段提供保护。不过,由于大多数带毒的骆驼并不表现出明显的感染症状,接触那些貌似健康的动物,仍然存在着被感染的风险,因此也应当尽量避免。在病毒感染的冬季高发期,应当采取加强防控措施,减少人类暴露和感染的风险。

管轶教授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

管轶教授现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他的研究重点包括生态学、生物演化、流行性感冒发病机制、以及对新发呼吸道病毒的研究。在过去的十年里,他的研究团队为病毒学研究以及中国乃至世界的新发感染性疾病防控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朱华晨助理教授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

朱华晨博士为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助理教授以及汕头大学医学院(SUMC)副教授。她现任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香港大学深圳校区)副主任,同时也是汕头大学医学院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感染部的副主任。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