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悼念“中国试管羊之父”,一生“惜时如金”为科学的旭日干院士

2015/12/30 来源:中国科学报
分享: 
导读
2015年12月24日20时38分,在西方的平安夜来临之际,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世界试管山羊之父”、内蒙古大学原校长旭日干,静静地在解放军306医院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75岁。


2015年12月24日20时38分,在西方的平安夜来临之际,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世界试管山羊之父”、内蒙古大学原校长旭日干,静静地在解放军306医院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75岁。

记者了解到,由中国工程院、内蒙古大学和部分院士等组成的治丧委员会已正式成立,旭日干的追悼会定于12月30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一生惜时如金

“感觉还没有从悲痛和忙乱中走出来。”旭日干的秘书张文韬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他正在为旭日干治丧的事务奔忙。“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周四下午五点钟,旭院长正准备乘坐晚上19:20的飞机到呼和浩特出差。临出门前,他突然觉得胸口发闷,呼吸困难,紧急送到医院后抢救了两个多小时,但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们……”

“旭校长一生惜时如金,是个闲不住的人。”内蒙古大学校史办主任乔旺说,他一辈子干了普通人两辈子也干不完的工作。

有一次,旭日干的女儿很着急地问记者,“是不是科学界的人都是这样工作起来不要命?父亲因为没有休息的时间,手术之后没歇着,现在在家都要坐轮椅了。”

因为工作关系,记者与旭日干一年前见过面,他腰上还打着绷带,他称因为工作安排太紧凑,腰部手术拖了又拖,手术之后,顾不上休息,多次坐车来往于北京与其他城市之间忙于工作,腰部受到很大伤害。他在说这些的时候,轻描淡写。

一向讨厌作假

1984年3月9日18时10分,世界首例试管山羊在日本农林水产省畜产实验场顺利诞生,消息轰动了国际学术界。这一成果在世界胚胎生物技术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使得旭日干这位蒙古族学者从此被誉为“世界试管山羊之父”。

1984年4月,旭日干回到了内蒙古大学,主持筹建实验动物研究中心。在他的带领下,我国在试管牛、试管羊培育领域的研究一举跨入世界先进行列,成为继美国、日本等国家之后拥有该技术的国家之一。

旭日干任大学校长14年,是在任时间最长的大学校长之一。1993年至2006年任内蒙古大学校长期间,他带领的内蒙古大学发生了历史性变化,步入了国家百强大学行列。

他曾坦言,作为大学校长,政治上必须是成熟的、学术上必须是高水平的、学风必须是严谨的,同时具备各方面的管理能力,还应该具有创新意识和实干精神。

他曾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喜欢说实话、办实事。我很不习惯说空话、说套话,我很讨厌说假话。”

在卸任内蒙古大学校长演讲时,学生们感谢和不舍的掌声延续十几次之多。

2007年的一次采访中,记者请旭日干谈谈如何能几十年如一日保持好的作风和学风。

他答道:“我这个人的个性,包括长期在工作中形成的风格和作风,都是比较顽固的,不管做什么工作、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始终保持严谨的学风和工作作风。先要求自己必须做到,同时要求学生和干部也必须做到。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

在中国工程院工作期间,旭日干分管院士增选工作,更是需要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务实的工作精神。他认为,社会对院士增选工作的公平、公正性非常关注。如果做不到严谨,做不到公平、公正,那么院士队伍的质量就很难保证。

一直忙于学术

内蒙古大学实验动物研究中心现任主任李光鹏在西安开会时得到旭日干去世的噩耗,过了很久仍不敢相信。他称半月前刚与旭院士见面,二人谈了许久,规划了很多事情。在他眼中,旭院士最大的特点就是做事坚韧的精神和毅力,做事要求的严格与细致,一般人做不到。

为鼓励科技人员大胆探索、勇于创新,从2010年开始,旭日干把自己获得的各项奖励共计100万元设立“旭日干院士奖”,用于奖励内蒙古大学在科研工作中作出突出成绩的青年教工和研究生。

刘东军是旭日干的第一位博士生,从读硕士到现在已经有30年的时间,他听闻导师去世的噩耗后,第一时间来到北京去家中探望。他说,旭院士的学生已经来了30多人,还有很多正在从世界各地赶来,与老师见最后一面。

内蒙古大学实验动物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曹若民正在北京参与治丧工作,他给记者发来了内蒙古大学的师生自发为他们的老校长设立的纪念网站和悼念诗文,“平安一夜两茫茫,风萧瑟,月遮阳。无日再见,东西遥相望。往昔故人思断肠,念我师,何凄凉”。

虽然已经从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但旭日干从未停止在学术上的钻研。他始终奋战在战略咨询研究和科研工作一线。

去世前两周,他一直忙于“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的年度总结及“十三五”工作设想。据家人讲,他每天在电脑前伏案工作十余个小时,就算是吃饭休息时,脑子里也念念不忘相关工作安排和科研人才梯队建设等事项。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就在突发疾病前一个小时,他还在亲自动手修改工作报告。打开旭日干的电脑,最后一篇工作文档的修改时间定格在2015年12月24日15:59,这是他为我国农业科技事业作出的最后贡献。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