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22岁获得医学博士的天才少年:传统临床科研不可行

2015/11/29 来源:中国医学博士联络站
分享: 
导读
这位少年正在借助互联网之力希望颠覆传统临床科研,这项举动竟获得了吴阶平医学基金会专项科研基金的大力支持。(注:吴阶平医学基金会是为医学和健康事业发展的人士筹募资金,通过奖励和资助各项学术活动来给予帮助的一个基金会。)
这位少年正在借助互联网之力希望颠覆传统临床科研,这项举动竟获得了吴阶平医学基金会专项科研基金的大力支持。(注:吴阶平医学基金会是为医学和健康事业发展的人士筹募资金,通过奖励和资助各项学术活动来给予帮助的一个基金会。)

常常听说在医院看病可以通过网上预约挂号与缴费,小病小痛可以在网上向专业医生问诊,看上去移动互联网与医疗行业的结合似乎已发展到淋漓尽致。而此时这位禹汇川博士竟有新的想法,希望借助互联网之力颠覆传统临床科研。

互联网与临床科研也能产生碰撞?这到底是个什么新玩意儿?

医生为什么要做科研

首先我们来谈谈医生为什么要做科研,说白了无异于两点:

第一,源于晋升的压力。没文章?主治不让升,副高不让升,正高不让升。即便你手术做得再牛,医术再高明,一点用都没有,没文章你就当一辈子万年住院医去吧。

第二,为了我国大医疗事业的发展。如果所有医生都要依靠别人的研究,如果所有医生都不懂科研或不去做研究,那么医学还能发展吗?世界著名医学院的学术声誉不仅仅是他们医生精湛的医疗技术,更是这些医生们在医学研究中的重大发现和重大成果,正是这些成果为现代医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我国外科界的前辈裘法祖院士曾经说过:如果一个外科医生只会开刀,他只能成为开刀匠,只有会开刀又会研究才能成为外科学家。

传统临床科研的局限性

一直以来,传统的临床科研的模式是由少数人牵头并寻找合作中心,建立一个团队并拿到研究经费,由于我国患者依从性普遍低下,一般只能单靠翻病例及打电话追踪患者院外数据,一来二去不仅效率低、成本高且样本量不足,从而导致随机对照试验的不足,数据缺乏说服力,再加上回顾性研究的固有缺陷,做科研就更加难。

而最现实的是,即使付出非常多的努力去完成了一个课题,一些基层医院默默耕耘数十载的医生或是年资低的医生也是根本没有无机会当上第一作者……

天才少年为众筹临床科研大胆试水

面对传统临床科研的种种弊端,顺应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趋势,禹汇川博士适时而大胆地提出了他的构想:临床科研亦可众筹。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临床研究,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建立临床研究的合作与整合平台,由传统多中心临床研究由少数人牵头并寻找合作中心的模式,转变为人人牵头和人人参与的众筹模式,实现临床研究的去中心化,建立一种新的研究方法,一种超多中心,或者说是中心多到了“去中心概念”的临床研究模式。

为了探讨这种新的研究模式,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的骆衍新教授、禹汇川博士研究团队正在通过人人牵头和人人参与的众筹模式,使用临床数据收集的移动医疗APP叮叮医生对患者进行院内外数据追踪,开展了这样一项去中心化临床观察研究——结直肠癌患者家中饲养宠物对远期复发生存的影响。

以下内容摘选自禹汇川博士研究团队的研究进展

宠物影响肿瘤风险的科学假设

Kei等证实,[2]婴幼儿与家养宠物的接触可以通过改变肠道微生物组减少将来患过敏和哮喘的几率,而生活方式的改变带来的肠道微生物组状况的改善又被证实与肿瘤的患病及预后相关,[3,4,5]因此,我们推测养狗的“益生菌效应”有可能减少肿瘤的发病率以及患病后的死亡风险。

【参考文献】

临床研究+共享经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去中心化研究

在这个临床研究模式中,有经济能力的研究者通过在互联网平台(如微信公众号)共享并收集整合病例,充分利用国内病例资源;在此大数据时代,研究者亦可通过使用移动互联网医疗类APP(如叮叮医生),将收集研究数据的工作由少量研究者获取的方式,转变为大量众筹研究者引导下的患者上报,以实现真正的大数据。

研究首先由吴阶平医学基金会成立第三方协调组织,开发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作为临床研究的课题合作与数据整合平台,开发移动APP“叮叮医生”作为临床大数据收集与随访的工具;再组织建立监管合作研究的流程和制度。研究通过在合作平台(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临床研究计划,招募大量合作研究者。研究者使用移动APP“叮叮医生”纳入病例大数据,开展这项去中心化的临床观察研究。

去中心化的临床研究模式何以立足?

相比于传统临床科研模式,以众筹的方式借助互联网平台开展临床研究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临床研究模式和方法,这个创新的模式目前可能还不能被所有科研路上的医生所接受,进行过程中也会遇到各种障碍。但由于肿瘤等慢性病的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增加,中国可供研究的病例数将遥遥领先全世界,中国研究者是否能把握这次占领世界临床研究舞台中心的机会,就看其在众筹临床研究的表现了。因此笔者认为,通过去中心化的临床研究模式对于中国研究者来说,无疑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