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生物技术论坛
安诺转录组文章6连发,666~
做实验,得iPhone!

艾尔建CEO布伦特•桑德斯:我对医药研发的真正看法

2015/11/24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分享: 
导读
容我切入正题。我赞成研发,但不认为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凭一己之力支配市场创新,哪怕只在其中一个治疗领域。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该在有特殊洞见的领域进行基础性研究,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需要对其他公司的思路持开放态度。


关于我对医药研发的看法,目前存在诸多讨论。容我切入正题。我赞成研发,但不认为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凭一己之力支配市场创新,哪怕只在其中一个治疗领域。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该在有特殊洞见的领域进行基础性研究,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需要对其他公司的思路持开放态度。

在医疗保健领域,创新的重要性已达到空前程度。其他公司凭借各自的长处,依据各自的模式取得了成功,我们也为每一个获批的新药喝彩。而在艾尔建,我们采用这样一种战略:我们称之为“开放式科学”,它基于一个简单的理念——有时候,伟大的想法来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

当今世界,众多科学突破都源于生物技术、专业制药和学术界。创新仍然存在于在我们自己的实验室中,但我们也意识到,很大一部分创新将源自其他地方,我们也虚心承认:我们常常会在公司以外找到伟大的创新。我们需要聆听客户的声音,探索服务于患者的最佳途径。我们需要挑战自己突破思维局限。

这些年来最成功的科技企业大多采用了类似战略。其他生物制药公司也采取了类似做法:与别的创新型制药公司合作,将研究设施搬迁至如马萨诸塞州剑桥这样的创新中心——在那里,学术中心和医疗机构形成了强大的生态系统——并将创新活动聚焦于战略增长领域。

凭借“开放式科学”模式,我们得以对创新进行战略性投资,实现更高的灵活性,从而提升研发效率。这催生了一大批正处研发阶段的实验药品。目前,我们有70个已进入中后期的研发项目;自2009年以来,我们已经成功将13种新药和新医疗器械推向市场。

拜“开放式科学”所赐,我们也得以投资于被其他公司放弃的领域,如中枢神经系统(CNS)治疗领域。该领域临床开发成本较高,且获得上市审批的概率较低。但是治疗这些疾病能为各个年龄段的患者带来希望。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 Prevention)的数据显示,每68名儿童中就有一人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而根据芝加哥健康数据和老龄化研究(Chicago Health and Aging Project)的数据,85岁以上人群中,有三分之一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虽然目前有634项针对这些疾病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之中,但市面上却没有一种获批药物可用于自闭症三大核心障碍的治疗,也没有一种药物可以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基础疾病或延缓其发展。

在艾尔建公司,我们正投资于治疗需求未被满足的疗法,包括CNS疾病的疗法。但是,每一个有前途的CNS疗法都至少是一笔十亿美元的赌注,实际数字往往比这高得多。不妨想想攻克阿尔茨海默氏病这个难关需要多大的投入。我们无法凭一己之力完成这样的事业。

在不断成长的同时,我们正着力打造一种负责任、有气魄的文化——迫使自己每天突破思维局限。随着创新生态系统的不断演变,我们需要不断适应和转变,从而攻克一些最大的医疗难关。我们得先怀有谦下之心,才能有前进的魄力。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