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做实验,得iPhone!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会议通知

生物医药“女将”成长记, “女将”是如何炼成的?(上)

2015/11/04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普通人能用眼睛看得到目标,“女将”们却需要用心看见愿景。她们,不仅仅是以身作则的“管理者”;也不仅仅是比普通人看得更高更远的“领导者”;她们是投资前沿、寻找后辈的“伯乐”;她们是畅想未来、探索生命的“时代女神”。


女将是如何炼成的?有颜有钱就够吗?Oh,No!她们,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选择了靠才华;在众多可以展现才华的领域中,她们选择了一个以男性主导、无比“烧脑”的领域——生命科学界。

普通人能用眼睛看得到目标,“女将”们却需要用心看见愿景。她们,不仅仅是以身作则的“管理者”;也不仅仅是比普通人看得更高更远的“领导者”;她们是投资前沿、寻找后辈的“伯乐”;她们是畅想未来、探索生命的“时代女神”。

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知名媒体FierceBiotech网站评选出的2015年活跃在生物制药界的“女将”们,她们几乎从事整个生物行业的各细分领域:包括中国生物制药的领航者——杜莹博士;有领衔Google长寿公司Calico最神秘的衰老研究部门的科学家——Cynthia Kenyon;有全球最大的消费者GSK大众健康部的运营者——Emma Walmsley……

你渴望更加清晰地看见未来吗?你想知道“女将”是如何炼成的吗?知名的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曾经以“诙谐幽默”的方式让读者们走近了李一诺、颜宁等“女神经级别”的女神。此次,笔者将带领你走近生命科学产业从“女神”晋身为“女将”的巾帼们。让我们站在这些“时代女神”的肩膀上,去探索更美好的未来,为世界生物制药产业的成长喝彩吧。

再鼎医药CEO兼董事会主席 Samantha Du(杜莹)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

近几年来,出于对她在制药界的研发历程和投资界的管理经验的仰慕,无论是生命科学领域的创业者还是投资者,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有机会与杜莹女士聊一聊。毫无疑问,杜莹女士的职业生涯路线是中国生物制药界的一道独特风景,她是中国生物创新制药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

年已50岁的杜莹女士在制药界“折腾”了25年,回国14年。

从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一毕业,她加入了辉瑞公司并成为该司中央研究院研发高级主管,曾领导不同治疗领域内的多个前期及后期药物项目研究,其中有2个药物获得批文在全球销售;她曾在辉瑞全球战略部负责引进收购,主管全球代谢类疾病项目转让及相关兼并收购。

14年前,猎头相上杜莹女士,旨在帮助李嘉诚旗下的和黄集团寻找一个并购标的。经过一番调研后,她认为和黄的原计划并不可行,以当时的国内水平,通过并购走向国际化是很困难的。于是她写了一个建议:自建研发中心,成立公司。而后她走上了和黄支持的创业路,是和黄唯一的创始人。

2002年,杜莹女士回到上海张江创建了和记黄埔医药。在2011年离开时,杜莹女士一手创建的这家新药公司已有5个pipeline,并创造了本土多个第一:第一个把化学药拿到国外做Ⅱ期; 第一个把植物药做到了全球Ⅲ期临床;第一个去澳大利亚做Ⅰ期临床,第一个把早期研发成果转让给全球大药厂, 第一个向全球大药厂转让候选药物,总金额1亿多美元,创本土当时最高纪录……在她的领衔下,和黄于2006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离开和黄后,杜莹女士轻松地游走在跨国公司和成长型企业之间,进入投资圈加盟红杉资本。主要关注医疗健康领域的她主导投资了贝达药业、喜康寿生物、华大基因和安琪儿医院,前3家是她极其看好的“中国创新”的新生力量。

已经是2个儿子母亲的杜莹女士,无论是按照中国人的退休计划还是财富的积累值,她早已经实现了传统女性 “五十知天命”的财富自由,可以安然地准备颐养天年;但是作为天生具有“创业”基因的她,在退休年龄依然选择了折腾。

2014年1月,取名自“再次问鼎”的典故,再鼎医药(Zai Lab)在上海张江正式成立,专注于自主创新药研发,主攻肿瘤、抗炎症和自身免疫系统领域。杜莹女士掌舵新公司的CEO和董事会主席职务。她在接受FiercePharmaAsia的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对于个人爱好还是专业角度而言,撑起Zai Lab都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这是她想整合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下一个目标。

回首过去的荣誉和收获,杜莹似乎一直在帮助中国生物制药人创业。从业25年来,她认知最深的是与合作伙伴间信任度的建立,在她看来,无论是早期产品还是后期产品,建立信誉度非常重要。今年3月,Zai Lab与百时美施贵宝(BMS)签署协议,在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的大中华区域,前者将独有主要用于治疗肝细胞癌(HCC)和其它一些实体瘤,现正处于全球Ⅲ期临床试验阶段的布立尼布(brivanib)进行开发、生产和商业推广权利;8月,该司还从赛诺菲通过技术转让获取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和其他肿瘤适应症的多激酶抑制剂的全球权益;9月,该司从UCB引进一个first-in-class单抗,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移植物抗宿主病、炎性肠病,预期2016年递交新药申请;10月,再鼎医药与清华大学免疫研究所宣布建立战略合作,将共同在中国开展免疫学研究及药物研发。

在中国新药创新路上,尽管她是屈指可数的女性,但她并不觉得孤单。相反,她为中国生物制药今天的发展感到兴奋和雀跃,毕竟推动力和创造力正在蔓延。在过去,造诣深厚的科研人才为避开天花板而奔走海外的现象并不少见,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华人科研人员为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而选择回国。

最后,杜莹女士还表示,她的公司很欢迎女性员工,这不是为了作秀,而是认为女性也应该有一片可以实现自身梦想的沃土。所以,那些怀揣制药梦想的女性,再鼎医药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德国默克集团医疗保健部CEO Belén Garijo(葛丽鹤)

从错误中学习、从风险中学习、从咨询别人中学习

她抽烟、行事很man,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在行业中的“女侠”形象。作为一名医药公司CEO,吸烟是她最简单的抗压方式。

23年前,正值西班牙的医学毕业生供大于求时,Belén Garijo(葛丽鹤)博士在从医6年后放弃了在西班牙担任住院医生的机会,毅然选择进入制药行业。

从加入雅培(Abott)开始,她之后一直游走在医疗行业。在从事8年药理学研究后,她加入罗纳普朗(Rhone-Poulenc)担任肿瘤部门业务总监。因为罗纳普朗克当时并没有这项业务,Belén Garijo只能白手起家,但而后她取得了成功。

2003年,Belén Garijo回到西班牙,并在2004年主导了Sanofi-Aventis的合并。而后她又搬到了巴黎,成为赛诺菲公司在欧洲区的副总裁,她因主导法国制药商Sanofi-Aventis并购Genzyme,获得了西班牙国王颁发的“最佳CEO”奖项。

2011年,Belén Garijo以首席运营官(COO)的身份加入默克专职生物制药的事业体——默克雪兰诺,不到3年的时间便身为CEO和总裁。而后一年里,她又被命名为默克医疗保健部门的CEO,负责生物制药、消费者健康、过敏药、生物仿制药部门。

2014年,Belén Garijo在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回忆说,她不在乎员工是不是要从医药代表做起,或者是作为某个业务部门负责人,即使是医生也可以转型成商人的,她就是典型的教材;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她表示,医生是一个高度输出的行业,医生出来找工作并不容易。医生转行制药行业时应该把这当作是上帝施舍的机遇,并从另一种角度来服务患者。

Belén Garijo曾经是默克生物制药部门默克雪兰诺(Merck Serono)的首席执行官(CEO),2015年1月份任默克医疗保健的CEO。

Belén Garijo戏称自己的成功秘诀是,对待生意就像对待患者一样,需要一眼识别症状。她坦言如此高效工作的秘诀是“尽量保持专注”。当时,她选择医生做职业的初衷在于避免治疗伤害,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治疗;而现在她发现这与做管理很相似,领导者的首要目标是不伤害,这是她在从事管理者的角色上多年的经验。

聊到管理方面的经验时,Belén Garijo传授了她“神一样的逻辑”:她一度以为女性在职场上必须遵循一种特定的方式:强势、模仿男人的行事风格。这些都曾帮助她获得成功,但随着经验和自信的增加,她开始对此怀疑这种“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因此,她现在提倡从错误中学习、从风险中学习、从咨询别人中学习。她开始认为管理不是什么独门绝技的事情,自我认知才是最重要的。一方面你必须非常自信,因为你还必须时刻给予他人信心;另一方面倘若你自我意识太强或者是以自我为中心,你又将失去自己。

在工作之时,Belén Garijo敢于冒险,也时刻计算风险,预算在最坏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在工作之外,她亦有柔弱的一面,对2个女儿晚上出门时彻夜难眠的担忧。尽管她很man,但她也是个纯粹的母亲。

Celgene(新基公司)转化医学(血液学/肿瘤学)部副总裁Kristen

失业没什么可怕,学习力是成长的源泉

Kristen Hege毕业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并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在Brigham & Women医院内科实习获得了UCSF的血液学和肿瘤学领域的奖学金。

90年代开始,她开始关注生物技术领域的创新。同源重组技术是当时诸多生物技术公司和风险资本家感兴趣的热门基因拼接技术之一,当时在此领域卓有成效的是Cell Genesys公司(在2009年与BioSante制药公司合并)。时任CellGenesy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tephen A. Sherwin博士(现任Genentech的VP)对Kristen Hege女士十分器重,以至于她放弃了UCSF的工作,在Cell Genesys公司工作了14多年。

2008年,Cell Genesys公司的癌症疫苗在III期临床试验中失败,由于当时正值经济危机,该司因融资困难而不得不关门。

这是Hege女士人生的第一次失业,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得知自己可能失去十多年来结构化的工作方式,简直要崩溃,而后她只好去一家小公司的首席医疗官,进行癌症相关方面的研究。

不久后,一个好朋友告知她Celgene(新基公司)打算在旧金山设立分部的意图,并建议她去试一试,于是乎,她过去组建了新基公司的针对血液学和肿瘤的转化医学部门。现在,她是Celgene的美国旧金山区负责人。

除了对生物制药行业的热情和好奇心,家庭成长背景是她决定加入这个行业的很重要的原因。

在Kristen Hege博士20岁的时候,她痛失了作为医生的父母,而后她的哥哥又死于艾滋传染病。她从小以母亲为榜样,对健康事业有一种莫名的挚爱;她亲眼看着在兄长因未有艾滋病药物救治而离开人世。毫无疑问,童年时的悲惨经历对她从事生物医药研究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最直接的是在尽最大的能力让重磅新药尽快上市。

在她看来,一款重磅新药在一年交付还是两年交付,影响是显著不同的;在生命攸关的行业工作,自满是万万不能的,这关乎你能多挽救几条生命。

在Celgene,她的同事表示,Kristen Hege博士是一个使命感和正能量满满的人,尤其是常常被她的学习热情折服。除此之外,患者关系和病人护理方面的维护能力是她职业生涯的“亮点”。

当她生病时,她感谢那些照顾自己的人;当她健康时,她很庆幸自己有机会照顾患者。尽管她不是一个护工,但她出入医院的频率和对待患者的态度让患者印象深刻。

Dimension Therapeutics公司CEO Annalisa Jenkins

和大公司一起分担风险

Annalisa Jenkins从事生物制药研究20余年,然后成为了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的管理层。 但是创业的魅力使她放弃了原来公司的优厚待遇与福利,转而开发一些新兴的技术。

Annalisa Jenkins女士的职业生涯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百时美施贵宝(BMS)公司,

其所在的R&D研究团队经历了BMS最鼎盛的时期,重磅药物Eliquis、Abilify、Plavix的出现。以24亿美元收购生产针对癌症、艾滋病等病症的药品公司Medarex后,生产出了用于癌症免疫疗法的重磅药物Opdivo。

Annalisa Jenkins女士在BMS工作了15年后,2013年她空降到德国默克公司,帮助这座老牌公司开启新的pipeline业务。然而,默克公司无休止和无意义的会议让她焦头烂额,呆了不到6个月里,就离开了默克。

当时,“基因疗法”正处在风口,为了与当时一家基因治疗公司Fidelity Biosciences对赌,她创办了Dimension Therapeutics,后者也是一家不断推进基因治疗疗法的公司,主要是采用基因修饰的方法来缓解严重的遗传学疾病,现在其研究的重点是B型血友病,还包括一些罕见的鸟氨酸氨甲酰基转移酶缺乏症和糖原存储疾病的疾病。

成立2年多来,Dimension Therapeutics已经与拜耳公司签订了一项总价值约2.5亿美元的协议,在2014年被评为“Fierecebiotech最热门的生物技术公司top15”,并于今年9月成功在纳斯达克IPO。

Jenkins对整个行业的把控和运营能力常常让生物制药领域的新手们望尘莫及。她在接受采访中表示,职业生涯就像是个马拉松而不是100米的短跑,把未来看成一个生态系统,个人文化魅力和领导力是未来职业成功的关键要素。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