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于10月5日揭晓,盘点获奖大猜想
科学网 · 2015/09/16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将于10月5日揭晓,世界的目光也将再一次聚焦于斯德哥尔摩,最终花落谁家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在这里根据自己的理解对本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进行预测,以供大家分享。


据诺贝尔奖官网(http://www.nobelprize.org/)消息公布,2015年诺贝尔奖揭晓仪式将于10月5日起陆续举行。

今年诺贝尔奖各奖项的具体揭晓时间如下:

1、生理学或医学奖:最早将在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5日11时30分(北京时间5日17时30分);

2、物理学奖:最早将于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6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6日17时45分);

3、化学奖:最早将于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7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7日17时45分);

4、和平奖:最早将于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9日11时(北京时间9日17时);

5、经济学奖:最早将于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12日13时(北京时间12日19时)。

至于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其揭晓时间尚未最终确定。按照往年规律,文学奖当会在化学奖公布的次日揭晓。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即将拉开序幕,世界的目光也将再一次聚焦于斯德哥尔摩,最终花落谁家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在这里根据自己的理解对本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进行预测,以供大家分享。最终中与不中都不重要,只当一种娱乐而已。

生理学或医学奖其实包括两部分,就是生理学(指的是基础)和医学(指的是应用),早起获奖项目偏重医学,而现在基本上是生理学的天下了,二者比例大致在8:2上下。

基础篇

基础仍将是颁奖的重点,涵盖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分子遗传学、免疫学、神经科学以及交叉学科等领域。

1.miRNA 

这是今年的最大热门,安博斯(VictorAmbros)和鲁弗肯(Gary Bruce Ruvkun)等是最被看好的候选人。看看每年我国国自然资助数目和SCI论文中miRNA相关论文数量就知道这个领域是否应该获奖,并且发现至今已20多年,这也是基础研究的一个平均年限,因此作为第一候选。

2.核受体 

核受体的发现一方面为许多内分泌激素的作用机制提供了新的理解,另一方面也补充了信号转导通路(已经颁发了细胞外,细胞膜,细胞内,独缺少细胞核)。热门候选人包括尚邦(Pierre Chambon)和埃文斯(RonaldMark Evans)等。

3.表观遗传学 

生命科学热门领域之一,每年贡献海量的论文,花费大量的基金,因此也值得期待。塞达(Howard Cedar)和拉辛(Aharon Razin)的DNA甲基化,埃利斯(Charles David Allis)组蛋白乙酰化等都是重要选项。

4.昼夜节律

纯基础问题,阐述了一个最为基本的生命科学现象的分子机制。霍尔(Jeffrey C.Hall)、罗斯巴什(MichaelRosbash)和杨(Michael W. Young)等做出了重要贡献。

5.其他

除了上述的热点之外,其他一些项目也具有重要实力,包括内质网未折叠蛋白应答反应(瓦尔特(Peter Walter)和森和俊(KazutoshiMori))、细胞自噬(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等),也是2015年以及今后几年重要竞争者。

应用篇

尽管基础是重点,但面前颁奖也有向临床应用倾斜的趋势,这里将热门领域进行归纳。

6.影像学

至今已有两次颁发给影像学,分别为CT和NMR,这是诺贝尔医学奖从手术操作转型到影像的一个重要标志。面前尚未有和上述两种技术向媲美的重大突破,但部分技术,如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小川诚二(Seiji Ogawa))和正电子扫描(PET,库尔(David Edmund Kuhl)等)等技术分享的可能性大。

7.药物学

自2000年多巴胺获奖以来,一直未有药物学方面的成就最终登顶。基本原因可能在于这些药物的应用价值不可和当初的青霉素、链霉素等相提并论,但一些新药的研制和应用还是值得颁奖。如降胆固醇的药物他汀类药物的发现(远藤章(Akira Endo))就很值得获奖,但考虑到目前单独获奖较为罕见,2001年至今只有试管婴儿技术(2010年)为单独获取,前14年的平均人数为2.5,因此分享的可能性极大。最大分享内容可能是肿瘤靶向治疗。客观而言,尽管肿瘤靶向治疗取得一定效果,但其理论价值和应用价值都存在一定欠缺,况且太多人对此有一定贡献,如发现小分子抑制剂格列卫的德鲁克(Brian Druker)和乌尔里希(AxelUllrich),发明单克隆抗体赫赛汀的斯拉门(DennisSlamon)等等,如何从中抉择也是一大难题。还以一个就是热点就是肿瘤的免疫检验点单克隆抗体,艾利森(James P. Allison)更是红的发紫(前几天刚获得本年度拉斯克临床医学奖),但个人意见他和本庶佑(Tasuku Honjo)等分享的可能性存在,更多偏向于理论,就是免疫抑制分子的发现和功能研究,但考虑到2011年才颁发给免疫学,因此推迟获奖也是极大可能。

化学篇

作为生命科学基础的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有时候会被划归到化学领域,而且是二十一化学奖最大赢家。十四年间,8年颁给的都是生命相关(半壁以上江山)。02年NMR和质谱、03年离子通道和水通道,04年泛素化修饰,06年转录机制、2008年绿色荧光蛋白、09年翻译机制、12年G-蛋白偶联受体、14年显微镜等,所以这里也顺便预测一下可能的生命化学奖。

8.分子伴侣介导的蛋白折叠

这是自安芬森定则提出后进一步丰富了蛋白折叠机制的研究领域是最大热门(性质类似于04年的泛素化修饰),做出卓越贡献的哈特尔(Franz-UlrichHartl)和霍维茨(Arthur L.Horwich)将是最热门候选之一(考虑到平衡原理,可能今年授予主流化学学科,但这项研究一直是近几年热门。

9.RNA指导的DNA编辑技术(CRISPR-Cas9) 

自2012年发明以来,迅速掀起一场研究热潮,其对多个学科的推动作用使其也成为热门候选(类似于08年的绿色荧光蛋白技术),卡彭蒂耶(EmmanuelleMarie Charpentier) 和杜德娜(JenniferAnne Doudna)贡献最为巨大,但由于时间原因,可能会推迟一段时间以进一步验证。

当然,值得获奖的项目尚有很多,这里仅仅是一些个人看法,获奖有时候是天时、地利和人和的综合因素的结果,无论最终是否获奖,这些成果在一定程度上都推动了科学快速发展或提升了人们的生活水平。

此外,科学网的孙学军认为,诺贝尔奖的推荐更多是依靠同行推荐,那么热门领域和成熟领域被推荐的可能性比较大,引用多只能是大众化领域,干细胞和肿瘤研究显然是引用最多的领域,但不一定是颠覆性、概念性和革命性的研究。就医学与生理学奖而言,2015年度以下技术则有可能获奖。

一、基因编辑

这个领域显然是呼声最热的领域。按照诺贝尔奖喜欢凑热闹,尽量控制乌龙选择原则,这个领域虽然比较新,但已经被证明具有巨大的应用空间,推荐的学者一定会很多,中奖几率会非常大。需要注意的是,基因编辑的方法好几个,这里特别是指CRISPR-Cas9,另外几个基因编辑技术技不如人,只能自叹不如了。这个如果能行,可能会给卡彭蒂耶(EmmanuelleMarie Charpentier) 和杜德娜(JenniferAnne Doudna)。

二、低氧诱导因子研究

细胞感受氧气浓度分子,低氧诱导因子的功能研究是10年前生命科学的重要突破,两位从事这一细胞感受氧气浓度效应分子研究的科学家分别是WilliamG. Kaelin Jr. 和Gregg L. Semenza,2010年他们曾经获得加拿大小诺贝尔奖盖尔德纳奖,2012年获得ASCI/Stanley J. Korsmeyer奖,他们主要贡献是在研究细胞内氧感受器方面。他们对低氧诱导因子情有独钟,认为该分子是低氧世界的总司令。两位学者也是生命科学领域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热门候选搭档。另外一个关于瘦素分子的研究如果能成功获奖,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获奖者中将会少一位核心贡献者,因为他已经故去。

三、肿瘤免疫治疗

免疫治疗是肿瘤治疗领域最热门,也是最值得期待的领域。CTLA-4,PD-1,Car-T等肿瘤免疫机制的突破,给肿瘤的治疗带来划时代的变化。这个领域的最大热门人选应该是今年美国小诺贝尔拉斯克医学奖获得者从事肿瘤免疫治疗的科学家詹姆斯?埃里森James Allison。埃里森是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免疫学学院癌症中心的癌症免疫学家,2014年埃里森曾获得美国国家癌症研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NFCR)第9届圣.乔奇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2015年生物和生物化学基础研究领域路易莎·格罗斯·霍维茨奖。不过拉斯克的基础医学奖也十分重要,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Evelyn M. Witkin,布利甘和妇女医院的Stephen J. Elledge荣获拉斯克基础医学奖。

四、细胞自噬和坏死的相关研究

这都是关于细胞病理学的研究,细胞坏死方面的学者包括哈佛、厦门和北京的华人超牛学者很有希望,当然不太可能一起晋升,细胞坏死尤其是程序性坏死已经成为细胞病理学领域的热门研究,但2015年似乎呼声下降,这个领域比较遗憾的是整体功能研究相对不足,和细胞凋亡研究有差距。细胞学领域其他方面有关于内质网应激的研究也已经成为经典,更具体叫法是折叠蛋白反应,(瓦尔特(Peter Walter)和森和俊(KazutoshiMori))或许会有机会,这类研究能获奖可以参考前年关于细胞囊泡释放的研究。

五、核磁共振技术

有人预测MRI,但是已经在2003年获得了医学诺贝尔奖,12年过去了,人们希望能给的奖励应该在功能MRI方面,虽然技术还是哪个技术,理论起源于PET技术的功能MRI毕竟是一种无创伤人脑功能的研究技术。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小川诚二(Seiji Ogawa)和PET的库尔(David Edmund Kuhl)等)。和最近光遗传学研究在神经科学领域的应用不一样,后者提供了更多交互研究策略,也是值得称赞的神经科学技术。

六、表观遗传学方面

表观遗传学是对进化论和传统基因的再认识。其中甲基化和非编码RNA家族的研究也逐渐成为规模,并影响着生物医学研究的发展方向。外泌体方面的研究也值得关注。

七、结构生物学

冰冻电子显微镜技术也一定会有学者推荐,尤其是结构生物学成为当前最热门研究领域主要是仰仗这一技术的帮助。前面有荧光显微镜技术已经获得化学奖,那么冰冻电子显微镜技术也许能问鼎化学奖。当然利用这个技术的顶级科学家或许也有医学生理学机会。因为医学和化学奖不是一个团队审核,遇到两个技术分别获奖也许不是没有可能。

根据过去经验,大部分诺奖预测往往都不准确不靠谱,但是梳理一下生物医学研究热点,本身也是有价值的。

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