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促销
第六届胶原蛋白行业论坛第一轮通知
安诺医学转录组,让科研与临床更近一步

肖瑞平:转化医学的实践者

2014/09/05 来源:科技日报
分享: 
导读
近日,肖瑞平教授接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的邀请,出任NEJM副主编(Associate Editor)。在全世界的转化医学领域,肖瑞平都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之一。2004年,肖瑞平回到北大创办了分子医学研究所,现任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信号转导研究室主任。


“过去10年间,我国的糖尿病患者数量翻了五倍,发病率和绝对病人数居世界第一,已达1.14亿。”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所长肖瑞平长期从事心血管及代谢疾病的基础和转化研究,谈起这些,她充满忧虑。

长江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肖瑞平拥有医学和生物学的交叉学科背景,在美国从事科学研究23年,回国前是生物医学领域首屈一指的权威研究机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简称“NIH”)的资深研究员,这是NIH的最高学术头衔。

2004年,肖瑞平回到北大创办了分子医学研究所(简称“IMM”),将基础研究与临床紧密结合。IMM至今已经10岁,时间见证了它的成长和成就斐然。“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一样,满怀喜悦和感激。”

转化医学的先行者

不仅是在中国,在全世界的转化医学领域,肖瑞平都是当之无愧的先行者之一。

1987年,肖瑞平在同济医科大学生理学系获医学硕士学位;翌年在北大攻读博士学位期间,远赴大洋彼岸美国求学。先是去了波多黎各大学医学院做研究,1990年应邀进入NIH工作,也正式进入生物医学研究的前沿领域。“NIH是一个很大的平台,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全世界许多生物医学领域的领军人物都是那里培养出来的”,肖瑞平说。

在那里,她如饥似渴,泡实验室、图书馆,为得到系统而严谨的学术训练,还自掏腰包,在职攻读马里兰大学生理学博士。“那几年,白天上课,夜里经常做实验到一两点。”她笑言。NIH对有志科研的年轻人格外热情而友好,1995年在她获得博士学位时,补还了她的全额学费。

在美国20多年,肖瑞平从事心血管疾病药物靶点研究,主持研制了一类新药R,R-Fenoterol及其它β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颠覆了现在心衰治疗广泛使用β1肾上腺素受体阻断剂的理念。目前,该药物已在美国完成前临床和I期临床试验,主要成果已由NIH在美国、中国、日本等66个国家申请专利,该专利被大型制药公司高价买走。至今,肖瑞平仍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全程完成从靶点确认、小分子药物合成、药物筛选、动物实验,技术转化、直至参与临床试验这个药物研发完整路线的科学家之一。

丰富的科研资源、年轻人旺盛的求知欲望,加上自身的医学背景,肖瑞平在NIH如鱼得水。“我学医的背景总是驱使我在想,这些基础研究在疾病里面能解释什么,能不能产生新的治疗方法和药物。”肖瑞平说。这就是“转化医学”的朴素表述——以患者为中心,填补实验室与临床之间的鸿沟,建立一个双向转化的通道。

除此,1999年—2010年,肖瑞平还担任心血管领域国际权威杂志《循环研究》编委,2002年成为国际心脏学会最年轻的理事之一,2004年荣幸获选美国临床医学会会士,在改革开放后的“洋博士”中率先进入这个由医生-科学家组成的精英群体。而在国际舞台上的这些不平凡的经历,为她回国后做出更大的成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分子医学所的砥砺成长

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2004年,已在北大兼任客座教授3年之久的肖瑞平敏锐地意识到,有必要将分子医学的概念引入中国,以适应国家现代化进程中飙升的健康与疾病研究的需求,与世界科学发展接轨。她领衔撰文在《自然》杂志发表评述,分析了中国融入世界分子医学主流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并指出中国在这一新领域是能够有所作为的(Nature 2004, 432:A44-47)。

2004年3月,北京大学批准建立分子医学研究所,肖瑞平担任所长。21世纪是生物经济的时代,“实际上就是把实验室的成果变成对社会有用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分子医学所教授程和平说,“北大有着交叉学科的肥沃土壤,希望分子医学所成为成果转化的催化剂和试验田”。与此同时,肖瑞平放弃了NIH每年近1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彻底转战国内。

“北大是常为新的”,但创业是艰辛的。招兵买马、筹集资金,交叉学科的研究需要基础医学、化学等多方面一流人才,而当时国内环境吸引力不够,只能靠满腔热忱去找人。最初,分子医学所的实验室和办公场所分布在5个地方,还在校园外面的国家纳米中心合作共建实验室,“他们很辛苦,深夜回校园很不安全,吃饭、休息都不方便。”说起当年,肖瑞平仍然心有戚戚。

十年来,分子医学所没有辜负人们的期待,承担了《重大心脏疾病分子机理和干预策略的基础研究》等4个国家973研究项目;2013年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52篇,其中《自然》两篇;获批国际自然基金委重点项目、重大研究计划培养项目等8项;程和平教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两位新聘PI入选“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如今,已有70位IMM精雕细琢的博士毕业生像种子一样撒向四方。

“让中国与世界接轨”

归国后,肖瑞平带领团队开始对Ⅱ型糖尿病的研究,“目前进展非常好”。他们发现一种心肌与骨骼肌特异性表达的蛋白MG53是早期胰岛素抵抗形成的关键分子,而且发现了几种MG53 E3连接酶的抑制剂,相关成果发表在2013年《自然》杂志上(2013, 494:375-379),这在糖尿病预防和治疗药物的研发中具有重大意义。目前,已经有两家国际大型医药公司与北京大学签订合同,但肖瑞平坚持认为,要做中国人自己的药物,从基础研究到成果转化,“从头至尾修成正果”,因此她正在综合考量各方面因素,希望与中国本土的制药公司开展合作。

不久前,肖瑞平接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聘请,出任该杂志的副主编(Associate Editor)。《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最具权威的医学杂志,影响因子高达54。在新药临床试验方面,该杂志更是具有“一锤定音”的权威性。肖瑞平不仅是该杂志的首位华人副主编,也是该杂志第一次在美国本土以外聘请此职位的科学家。

说起受聘过程,肖瑞平还曾稍有犹豫:“毕竟人的精力有限,MG53相关的转化医学研究是我的使命。”然而,她更清楚,这个职位不仅是一个莫大的荣誉,更是连接中国和世界临床医学和药学研究的桥梁,不能放弃中国的临床医学走向世界的绝佳机会。今年11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将在北京大学设立中国编辑部,同时,还将对中国一百多家医学杂志编辑、临床试验设计与管理人员进行培训。“这些项目如果做好,无疑将为我国医学赶超世界一流水平节约数年时间。”

燕园学人,心清如水。夜深人静的时候,工作了十几个小时的肖瑞平每次路过未名湖畔,看着月色塔影,心灵安静而充盈,她常常说起“感恩”,说起“幸运”,为躬行转化医学的理想而幸福耕耘着。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