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想不到,一名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感染SARS-CoV-2后体内肿瘤竟然消退了
2021/01/08
研究人员猜测可能是SARS-CoV-2感染引发了患者体内的抗肿瘤免疫反应。

自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被发现以来,各类消息及研究报告刷新着人们的认知。最近,《British Journal of Haematology》(BJH)发布的一篇文章再次带来了一项关于SARS-CoV-2的出人意料的信息。

英国特鲁罗皇家康沃尔医院血液科的Sarah Challenor和David Tucker在一篇题为“SARS‐CoV‐2‐induced remission of Hodgkin lymphoma”的文章中提到,一位61岁的癌症患者从新冠肺炎(COVID-19)中康复后,体内肿瘤竟然逐步消退了


https://doi.org/10.1111/bjh.17116

这名患者来自英国,此前曾因进行性淋巴结病及体重减轻而转介血液科,预示着其可能发展为恶性淋巴瘤。后来,患者因继发于IgA肾病的终末期肾衰竭而接受血液透析。在接受肾移植失败之后,他已经连续3年停止免疫抑制治疗

对锁骨淋巴结的细针活检显示,这位患者是感染了EBV(Epstein–Barr virus)的霍奇金淋巴瘤病人,并且FDG-PET/CT显示其处于疾病晚期阶段。在确诊霍奇金淋巴瘤不久后,这名患者就因呼吸困难而住院,随后被确诊为COVID-19并开始接受治疗,期间临床医生没有给这名患者进行糖皮质激素或免疫化疗治疗。11天后,患者出院回家疗养。

4个月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患者身上淋巴结病变明显减少,并且临时PET/CT扫描显示淋巴结病变广泛消退,EBV病毒PCR也从一开始的4800拷贝/ml下降到413拷贝/ml


左图为最初的PET/CT扫描结果,右图为4个月后的PET/CT扫描结果

这个结果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2020年6月,同样发表于BJH的一篇文章曾经回顾了迄今为止有关血液癌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发生并发症的证据,并提出由于免疫力下降,血液癌患者可能会在感染SARS-CoV-2后遭受更严重的临床结局


https://doi.org/10.1111/bjh.16956

不过,淋巴瘤“自愈”的事例此前已有报道2012年《Clinical Lymphoma, Myeloma & Leukemia》发布的一篇文章曾提过一位上颌窦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在并发肺炎和艰难梭菌性结肠炎之后,肿瘤逐渐消退的情况。当时的研究者猜测,抗肿瘤免疫反应可能是导致肿瘤自发缓解的潜在原因


https://doi.org/10.1016/j.clml.2012.06.007

基于此前的案例,在这篇文章中,研究人员猜测可能是SARS-CoV-2感染引发了患者体内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导致霍金奇淋巴瘤的消退,作用机制可能是病原体特异性T细胞与肿瘤抗原的交叉反应以及感染时产生的炎性细胞因子激活自然杀伤细胞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导致这位淋巴瘤患者肿瘤消退的具体机制,但是这篇报告为人们进一步了解COVID-19的相关信息提供了参考,同时也有助于未来研究人员挖掘出更有效的癌症免疫疗法。

参考资料:

1.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bjh.17116

2.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bjh.16956

3.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3025990/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我在frontend\modules\comment\widgets\views\文件夹下面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