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腾生物:整体实验外包专业服务
多层面的农林研究解决方案
福乐颂:全基因检测,您的私人健康管理顾问

【直播DC2017】圆桌讨论:欧美转化医学和项目孵化的成功路径

2017/09/02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2017年9月1日至3日,第七届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DeviceChina 2017)在苏州独墅湖畔拉开帷幕。9月2日,思嘉建信创投管理合伙人、百华协会主席金克文博士作为主持人,展开了《欧美转化医学和项目孵化的成功路径》的圆桌讨论。

2017年9月1日至3日,由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BioBAY)牵手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主办的第七届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DeviceChina 2017)在苏州独墅湖畔拉开帷幕,中国医疗器械高峰论坛作为国内首个聚焦于医疗器械产业的专业高峰论坛,直击新医改与监管新政下的中国医疗器械创新征途。

本届高峰论坛继续关注中国医疗器械行业生态发展、行业政策的最新变化;同时还就新兴医用材料、心脏疾病的介入治疗及其延伸和扩展、精准医疗等专题展开深入探讨。在新医改的新政影响下,如何让中国医疗器械创新稳步健行,亦是此次会议上讨论的重要议题。

9月2日上午继《全球医疗器械行业投资热点分析及中国近年来投资回顾分析》热烈的圆桌讨论之后,思嘉建信创投管理合伙人、百华协会主席金克文博士作为主持人,Dr. Qool Therapeutic Founder Amir Belson MD, Nortech Chairman & Curtis Squire President David B. Kunin,Global Asset investment LLC Managing Partner Dr.Brooke Gai,PARK MEDICAL Founder and CEO Sam Park 参与讨论,展开了《欧美转化医学和项目孵化的成功路径》的圆桌讨论。


以下为圆桌讨论概要:

金克文:首先有请我们的座谈嘉宾到台上来,谈谈海外的这些项目如何能够引进到中国来?Amir Belson医生是外科大夫,David B. Kunin做医学筛查的。接下来是Sam Park,也是我的一位伙伴,是来自硅谷的创业者,在苏州这一块的从业经验也有12年了,做了非常多的项目。然后Brooke Gai先生是从事风投跨境工作。请嘉宾做一下自我介绍。
    
Amir Belson:我是儿童肾病专家,之前在斯坦福,然后从商创立了机器人手臂的公司,现在拥有多家企业。
    
David B kunin:我们做代工的设计和生产,我们的客户包括GE,埃莫森这些比较知名的企业,我们在中国也有业务。
    
Sam Park:我是Sam Park,之前在硅谷多次创业,业绩都做得比较好。我计划在中国创业。
    
Brooke Gai:我是分子病理学出身,随后做大夫,之后去硅谷创业。我特别喜欢风险评估这一块,想跟大家谈谈我的经验。
    
金克文:好的,在美国或者欧洲,你们都是连续的创业者。我们的业务模式就是像您这样的一个医生,你看到某种需求就设计一种解决临床需求的方案。Sam Park这样的工程师,帮你找方法,尝试、迭代、测试,然后你可能会再找David做原形,你们会把产品技术卖给美敦力等等,在过去5到10年当中发生这样的现象,对早期的创新来说这个模式不再奏效了。
    
Amir Belson:美国大多数的风投都已经消失了。以前我们可以看到在其它的领域,后来发现他们在投数字医疗,早期的医疗器械投资已经不热了,我们会看看欧洲、中国有没有更好的投资项目。
    
Sam Park:美国的医疗器械投资环境非常地糟糕,所以我来到中国。美国的医疗成本上升的非常快,人们试着要去控制医疗成本,这意味着很多技术没有办法报销。现在一个新的技术等到保险公司接受,要花10年时间。那时初创公司已经消失了,风投就离开了这个行业。中国的医疗器械行业会腾飞,我觉得这个时机要来了。
    
金克文:你是一个投资者,是否也看到了医疗器械这方面的现象?特别是早期医疗器械的开发已经降温了,是不是会有一些改善?有一些风投会回到这个行业?
    
Brooke Gai:我觉得投资环境,还有投资人的心理是有周期的。有时候是按照经济周期走的,有时候不是。讲到医疗器械,早期很容易获得投资,后来发现晚期跟进的投资就衰竭了,因为很多技术没有办法实现。我也和其他的同事聊过,他们其实更愿意把钱投在已经有动物实验数据的项目,或者说已经进行了法规审批的项目。
    
金克文:David B.kunin,在过去的几年,你们的业务是否有点下降?
    
David B.kunin:主要是美国监管方面设置的障碍,还有技术瓶颈造成的。我看到很多的技术已经有专利存在,整个的生态系统很难再去创造,要让初创公司尽快的成长起来。
    
金克文: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中国的医疗器械行业迎来了完美的风暴。要发展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行业,除了钱还缺什么?
    
David B.kunin:语言的障碍很快就克服了。其实大家对于美国早期的研发很感兴趣,我们在这方面很有信心。我们希望能够引入一些资金,在美国做早期的研发,一旦概念验证了,我们再把业务带到中国。
    
Sam Park:我们看到中国的影像和西门子相比还有差距,我们缺乏的就是合作。人和钱能够助推发展,在美国我们有非常强大的团队,非常遗憾我们看到人才方面基础还不够,很多工作都花在找人上面。真正胜任的人不仅仅能够把这个产品推向中国市场。
    
Brooke Gai:讲到人才的招募,过去几年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国外的员工能够很好地对接本地团队好。
    
David B.kunin:硅谷有很好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必须要有非常好的企业家,有经验的管理人员,要有足够的钱,有法规方面的专家,有临床实验的专家,有制造的能力,能够达到器械制造的标准,有了这一切才是好的环境。在中国要达到比较好的生态系统,必须要聚集所有的生态系统组成部分,我们一开始就要有信心,真正成功地走向世界。
    
金克文:中国和以色列可以说是天作之合,我们有很多互补的领域,有很多的人才,有很多的创新,在以色列都做的非常好,但是医疗器械它市场比较小,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中国和以色列之间有很大的互补性,所以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Amir Belson:我完全同意天作之合,讲到大批量的生产以色列做的不是那么强。其实我觉得以色列公司跟中国合作更好。在中国有非常好的工程师,有非常好的商业能力。在中国可以利用你的规模效应来招募一些工程师,让他们接受商业方面的培训,然后快速的催生他们的成长,这比纯正做医学的培训更加有效一些。        

Sam Park:硅谷20年前刚刚进入医疗器械行业,当时主要做外科,也是逐步发展的。中国现在的环境跟25年前硅谷的情况很相似。我觉得中国其实有很多优势,不缺钱,人很勤奋,而且非常有才能。所以我们首先要建立起生态系统。
    
金克文:我想请各位嘉宾来讲讲,你觉得未来5年10年中国医疗器械行业会是怎么样?
    
Amir Belson:美敦力和很多公司都在中国开分公司,中国会成为技术最大的全球基地。
    
David B.kunin:中国最大的机会就是中国市场本身,我觉得未来的机会在于把中国以外的技术带到中国来。
    
Sam Park:你要做创新者还是模仿者?如果你要做创新者的话,就要不断的推陈出新改进产品。5到10年,中国会引领全球的医疗器械产业。
    
Brooke Gai:未来中国可能会成为世界上最具创新的国家之一。

备注:以上演讲摘要,根据现场实录整理,未经嘉宾审核。

关于BioBAY

苏州生物医药产业园(BioBAY)从开园至今已历经十年发展,以“专注、联合、创新”的态度,努力构建全球最好的生物产业生态圈。目前有460余家企业入驻,10000余名生物医药专业人才就业,其中集聚了60位国家千人,形成了新药创制、医疗器械、生物技术等特色产业集群。而在医疗器械领域,目前园内8家医疗器械企业的9个产品已经进入国家医疗器械创新产品审批“绿色通道”,占苏州市的82%,占江苏省的50%。另外还有12家企业拿到欧盟CE认证,威盛纳斯拿到了FDA认证。预计随着研发投入的不断增加、临床试验的加快推进和新品的逐步上市销售,企业经济效益将实现持续提升,近年园区生物医药产业将呈现爆发式成长态势。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